淪陷於男男性愛的大學體育教練│小心邊看邊硬│前往甲甲圖文閱讀全文

2019/10/21
淪陷於男男性愛的大學體育教練│小心邊看邊硬│前往甲甲圖文閱讀全文
你說你下賤不下賤?在人前裝man,在老子面前就是條欠幹母狗!”。“啊.....啊...!”

王信凱31歲是文化大學的體育老師,同時還是校足球隊的教練。一直以魔鬼教練的名義,帶領校隊拿了不少獎。想壓住這群年輕氣盛的隊員可不容易,王信凱自己也很注重訓練自己,一有空就泡在健身房裏,185/80公斤胸腹肌和粗壯的手臂和毛毛腿是他的驕傲,健壯的肌肉曬的黝黑,加上濃密的胡渣,光是往那一站就能唬住不少人。再加上粗野的性格,嚴格的訓練,球隊裏沒一個不服的。"


  啪!啪!啪!” 王信凱拍了拍手,“好了好了!最後5組往返跑!” 王信凱扯著濕透的背心下擺扇了扇還覺得黏,索性整個脫了下來。“教練又秀身材咯~”立馬有隊員起哄,王信凱笑罵道:“叫什麽叫,跑最後的那個留下來加訓!嗶——”“操!”癱倒著的隊員們立馬從地上彈起來。又是一番揮灑汗水,“行了!今天就到這吧!誰他媽的跑最後一個啊?”“報告教練,是隊長!”剛才起哄的那個立馬舉手喊道。“操你媽!大彪!就你多嘴!”“喔?” 王信凱順著看過去,嘴角帶著一點壞笑,“孫立!跟我去活動室!”

    隊員們幸災樂禍嘻嘻哈哈的回去了,讓驕傲的隊長接受魔鬼教練的加訓還挺好玩的。而孫立跟在王信凱後面去了活動室。進了活動室,王信凱反手就把門鎖了,夕陽從窗簾縫隙照進來,給昏暗的房間帶來一點明亮。

“你故意跑最後一個的吧!” 王信凱背心搭在肩膀上,就這麽半裸著靠在一張椅子上。

“是!想被教練加訓!” 孫立響亮的回答道。王信凱點了根煙,“幾天沒玩你就受不了了吧!那開始吧!做一百個深蹲!” 孫立脫掉了球衣和球褲,內褲居然穿著後空的,“真他媽的騷包!換衣服的時候,隊友怎麽說?”“他們...笑我穿的騷,我借口說穿這個...比較透氣涼快阿” 孫立雙手抱頭一下一下蹲著,汗水順著光滑的皮膚往下滑落,而他的視線忍不住往王磊身上看去。王信凱火熱的眼神也在仔細欣賞著孫立的裸體,雖然比不上自己,但是孫立的身材已經遠超20出頭同齡人了,尤其是粗壯的大腿,壯的不像話,屁股滾圓有力,常年在足球場上奔跑訓練,腿上有短褲的曬痕。而現在只穿著內褲,濃密的陰毛從內褲兩側露出來,密閉的房間裏濃濃的荷爾蒙味道。

王信凱伸手握住孫立下面的一大包,孫立雖然早有準備,但也忍不住一陣悶哼。

王信凱把孫立的陰囊從內褲裏掏出來,碩大的蛋蛋就這麽掛在了外面,“繼續做!” 孫立的喘息越發粗重起來,雞巴整個充血撐滿了整個內褲兜。“真他媽的是個騷逼!就是喜歡在老子面前發騷是吧!”“是!” 王信凱粗野的罵聲讓孫立更加興奮起來。“九十九....一百...”很快的,一百個深蹲結束,孫立努力的站著,腿有點微微顫抖,內褲前端滲出透明的液體。王信凱狠狠地握住孫立的肉棒,整個從側面掏了出來。孫立毫不反抗,任憑王信凱玩弄自己的雞巴,莫名的快感已經整個占據了他的頭腦。

看著孫立勃起的巨根一顫一顫的,王磊扇了一巴掌在孫立龜頭上,“喔~~~” 孫立雙手背在後面,人站的筆直,“騷貨!被人扇雞巴就這麽爽麽!啊?扇死你!真想讓你隊友們也看看你現在這個騷樣!真他媽是個被人玩的騷貨!” 王信凱左右開弓,一邊扇一邊羞辱著,“幾天沒玩你就騷成這樣啦?你說你下賤不下賤?在人前裝man,在老子面前就是條欠幹母狗!”。

“啊........!” 孫立腿劇烈的顫抖著,膝蓋一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抬起頭剛好對著王信凱的胯下,烏黑的腹毛一路往下延伸進運動褲裏。孫立癡迷的盯著王信凱的胯下,咽了咽口水。王信凱饒有興致的看著孫立淫蕩的表情,一把脫下運動褲連同內褲一起,一根近乎孫立小臂那麽粗大的巨屌彈了出來。“想吃老子雞巴麽?”不管看到幾次,孫立都忍不住想臣服在這根巨屌下面,“想!”“叫葛格!” 孫立已經受不了了,“葛格!”“這麽聽話?那就先給你聞聞,不許舔!” 孫立迫不及待的把臉埋進王信凱的胯下,感受著灼熱的肉棒貼在臉上,騷臭的汗味反而是最棒的催情劑。

“說!是不是葛格的欠幹底迪!”“是!我是葛格的欠幹底迪!想吃葛格的雞巴!” 孫立毫無羞恥的說著,他迫切的想要張嘴舔,可是沒有王信凱的允許,他只能大口大口的吸著雞巴的騷味,靠這麽近卻又得不到,這讓他快要瘋了。

聞了十來分鐘,孫立雞巴水流個不停,口水也從嘴角掛了下來,“求葛格了,底迪想吃葛格的雞巴!” 王信凱這才同意了,“看在你這麽聽話這麽騷的份上,吃吧!賤逼!” 孫立立馬一口含住,美美的品嘗起來,汗味和尿騷味在口裏爆開,他的舌頭卻貪婪的舔舐著,光是含著教練的巨屌他就興奮的快射了。“操!真他媽會口!看你那副賤樣!”看著足球隊長跪在胯下享受的吃著自己雞巴,王信凱 也感到莫大的滿足,“到現在還沒人看到老子的大雞巴不跪下來給老子舔的,越是騷逼越是要被大雞巴塞滿!哈哈哈哈哈哈!給老子舔雞巴的賤貨!你怎麽這麽賤!啊?明明也是個man直男樣,卻喜歡給別的男人含硬屌!啊?” 王信凱握著自己的肉棒,一下一下抽在孫立臉上,孫立被啪啪啪的打著臉,還張著嘴想接著吃,“因為.....我是葛格的.. 欠幹底迪!喜歡吃雞巴的...賤貨,穴癢...就難受...”王“哈哈哈哈哈!來讓老子看看你的穴!”孫立轉過身跪著,高高的撅起自己的屁股,兩只手用力扒開,把自己最隱私的部位給王信凱看。

“真他媽的欠操!騷逼就是要大雞巴來止癢!哈哈哈哈哈,求我啊!不然癢死你!” 孫立漲紅了臉,一邊保持著羞恥的姿勢,一邊說:“求葛格了,想要葛格的大雞巴幫欠幹底迪......啊啊... 孫立說到一半,就感覺一股熱流噴到了自己的屁眼上。騷臭的尿味在房間裏散開,王信凱對著孫立的屁眼尿著,還故意一股一股噴射,時不時還往上甩尿到孫立的背上和頭上,“哈哈哈哈哈,騷逼!讓你嘗嘗男人的味道!給老子舔地板上的尿! 孫立感覺到無比的羞恥,可是屁眼上的熱流讓他興奮的不能自己,伸著舌頭舔地上的尿。

王信凱盯著孫立的足球襪,白色的球襪沾上了金黃的尿液,訓練完本來就全是腳汗的味道,孫立沒有允許是不能隨便換洗襪子的,這雙不知道穿了多少天了早已經泛黃,現在混上尿味更加臭了。

王信凱一邊聞著襪子的荷爾蒙,一邊掰開孫立結實的屁股,吐了幾口口水在屁眼上,肉棒頂在上面慢慢地磨著。“第一次的時候就跟你說了,嘗過老子的大雞巴之後,你就再也回不去了!一旦被幹上癮,你就只能當老子的騷逼了哈哈哈哈哈!你現在已經受不了沒有男人操你的日子了吧!” 王信凱的磨蹭讓雷強心裏像貓在撓一樣,每次王信凱的巨根往前頂卻又不進來,一次次的失望後是越發瘋狂的想要,“求你了葛格,操我!好癢!底迪的屁眼好癢!!”“癢?真是個婊子!欠操的的騷貨!老子幹死你!”被頂鬆了之後,王信凱一個猛挺整個狠狠的操了進去。“啊啊——” 孫立感覺瞬間被填滿,屁眼一陣撕裂的感覺,前面噴出一小股前列腺液。

“操!現在可以一下子整根都吃進去了啊?爛逼!是不是被別的男人操過了!還是說你個騷貨去勾引你的隊友來操你了!” 孫立腿都發抖了,“沒....沒有.....是我訓練時...偷偷..擴張過了.....再被葛格操..操開了....”“哈哈哈哈!騷逼!” 王信凱淫笑著,看孫立緩過來了,雙手抓著他的腰幹了起來。王信凱就是喜歡一下子頂到最深處孫立受不了痛苦又爽的表情,“操死你個騷逼!我們球隊怎麽出了你這個騷逼!還他媽的是隊長!訓練時就開始擴張了!這麽喜歡在隊友眼皮底下發騷啊!啊?要不要我給你安排,以後每次訓練完,你就去更衣室讓隊員們操你瀉火啊!啊?” 孫立猛的被王信凱翻過來仰躺著,正好對上王信凱充滿侵略的眼神,兩條腿被抗在肩上,剛放鬆的屁眼又被狠狠的插進去了。

王信凱一巴掌扇在孫立臉上,“說!要不要!讓你隊友來輪你!天天來輪你這個騷逼!”孫立抵制不住下體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啊.............被他們.....讓他們...知道..我是.....騷逼!”“啊.....” 孫立一陣痙攣,精液噴到了自己的臉上,一股一股。屁眼的收縮,也讓王信凱一陣爽,“喔!!操!!老子要射滿你的逼!”灼熱的精液就這麽註進了屁眼深處,最後抽出來的時候,孫立無力的躺著,渾身汙穢,只有屁眼還在一張一合。一張~~一合。~~慢慢的把王的內射留汁流了出來。

相關商品
G樂福(G-M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