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草😘在市立游泳池😘對我進行肛⾨教學

2019/09/28
班草😘在市立游泳池😘對我進行肛⾨教學
「咿啊啊啊啊啊!不、不要這樣……」裕⾕覺得⾃⼰彷彿不是⾃⼰了,強烈的快感⿇痺了他的下半⾝,除了淫穢的呻吟之外,他只能不停的抽蓄。 「很爽吧!不過還沒有最爽呢!」武籐拿起了剛買的浮板,拿到裕⾕⾯前...

運動場同志文學

班草在市立游泳池對我進行肛教學

拉下短袖的運動服,僅印著⼤⼤校徽的深藍調,看起來單調。裕谷榎在的那間更衣間有著道約寬的鏡,剛進來時裕谷榎還嚇了跳,為什麼游泳池的更衣室裡會有服飾店才會有的?這事讓他⼩⼩好奇了下。

,這好奇只持續了會,原本因驚訝上揚的眉也頓時垮了下來,他……點也不想上游泳課。

他不喜歡,聽說是很的時後再家的浴缸溺過所造成的,雖然他對此點印象有沒有,但後遺症直持續到現在,每次洗澡都只沖洗,對本隨處可的澡堂也是避

這甚還讓同學們以為他是個害羞怕被看的『』哩!

只不過呀雖然是其中之,但真正的原因嘛,他的確不敢看男⾚⾝裸體……不過以上的這些都只是題外話了,此時的榎速換好了泳褲,覺的抬頭看了看那,鏡中的有著時下年輕燙染的栗⼦⾊頭髮,青春期男不弱的體看起來保含了彈性與活

看著⾃⼰⾚裸的上半,榎有些不好意思,正推開了更衣室的,迎便撞上了

「啊,對不起。」

榎抬起頭,⾃⼰撞上的那個是同班的阿文,由於是剛上中沒多久,對於班上的都還不熟識,於是他禮貌的到了歉。

「是老師要我來看看你好了沒有,全班都在等你哦!」

「啊,我上就過去。」

才剛開學個多就讓家等,怎麼說都好像說過不去,榎迅速將裝衣服的袋放進了專讓放東的櫃,拿出了不久前才買的泳鏡泳帽來到了泳池邊。

這個市立的游泳池分了四個部份,專做熱按摩及蒸氣室的東區,有比賽規模

⼆⼗五公尺游泳池的北區,以及孩區的區。

想當然,為了讓學熟悉歸定的教育政策怎麼可能讓學在東區休閒娛樂呢?

「你們都聽清楚了嗎?誰要是敢給我去東區,這學期你的體育當定了!」

「是。」

「好,那我就把時間交給你們的游泳老師。」

「咦!不是體育老師教嗎?」

體育老師擺了擺⼿,粗曠的餅臉只說了我不是學游泳的簡單帶過。

「這樣也?他只是想混吧!」

待體育老師遠,跟榎叫要好的藤低聲的說。

「恩。」

榎附和的點點頭,對著體育老師投了個羨慕的眼神。他真的不想游泳啦!

直盯著⾨⼝,這麼想離開嗎?」

「我討厭游泳。」

以為是藤,榎不假思索的回答。

「噢!這樣啊!」

榎眨了眨眼,把眼睛移開了⾨⼝,只⾒⾃⼰的正前站著個男,整的短髮有著刺刺的感覺,體看起來分結實,游泳所訓練出來的三肌,上頭的兩點乳暈成了比黝⿊⽪膚還要深些的⿊⾊

「我是市立游泳池的指導教官,我是武籐。」

看到信⼼⼗⾜的帥哥,榎的臉瞬間刷紅了,他總覺得武籐的視線讓他跳加速。

「你的臉好紅哦,是不是發燒了?」武籐湊過榎的⽿邊,挑逗似的吹氣。

「沒、沒有啦!藤,我們。」「啊,可是我們還沒做操耶!」

武籐笑著點點頭,「對,沒做操誰也不能下。」

說著,便朝班上笑了笑,頓時出現了的驚呼聲。

榎咬了咬下唇,將⼿放在⾃⼰的胸膛上,試著撫平⾃⼰跳,只不過他不知道⾃⼰這個動作完全被武籐收進眼底。

扒了幾下頭髮,榎溫溫吞吞的把泳帽戴上,速挪到了泳池邊,將⼿伸到裡劃了劃,點也沒有下的意願。

「裕同學對吧?家都下了,怎麼你還沒下呢?」

武籐此時了過來,榎不經意的抬頭,迎卻正好對上武籐泳褲下傲的東

雖然還沒有勃起,但依舊能看出點輪廓。

榎瞬間害羞的低下頭,假裝把視線放遠。

「難道你就這麼怕嗎?」

武籐到裕⾕⾝旁,蹲了下來。

「我、我可不可以不要下。」

榎扁了扁嘴,向武籐投出企求的光。

武籐先是愣,苦笑的搖搖頭,「這可不,我跟你們學校保證,在期限內

要敎會你們所有。」

「可是……

「別可是了,先下試試看。」武籐⽤⼿按住了榎的頭,像對朋友似的揉了

揉,接著邪邪的說:「你在不下,我就抱你下去哦!」

聽,這下臉整個燒了肩頸,連忙七⼿八腳的跳進裡。

肌膚甫碰到的冰冷,榎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是因為還不習慣裡的溫度,

是源的恐懼。

他已經好久沒有碰過這麼多了,恐懼讓他產錯覺,明明只及他胸卻彷

彿失了底,腳勾不上地的驚慌讓他不由主的掙扎,抓著邊⼿因過度⽤⼒⽽

,掙扎的舉動也惹來其他同學的注意。

「裕,你還好嗎?」

「榎,怎麼了?」

原本離這有段距離的幾位同學開始朝這裡靠攏,榎到眾的靠近,緊張加深了恐懼,掙扎也越厲害了,前除了家之外還沒有知道他怕病,要是在班上傳開,他定會因羞愧⽽⼀頭撞死,他不覺的閉上眼,眼濕潤卻不知是淚還是掙

扎漸上的滴。

「好了各位,裕同學只是熱操沒做好,抽筋已,沒什麼不了的。」

武籐低沉的聲驀然想起,待榎反應過來,⾃⼰體已經抽離了,倒坐在泳池邊。⽽⾃⼰隻腳則被抬到武籐前,有卻不失溫和的按著僵直的肌

「榎你還好吧?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藤此時游了過來,趴在岸邊看著臉的裕

榎露出有些慘然的笑,點了點頭。

「放,我已經幫他按摩放鬆了,不會有事的。藤你泳技還不錯,能不能幫我監看下同學,⼩⼼不要在發像裕同學這樣的事了。」「我知道了。」

藤點了點頭,吸了⼀⼝氣後,竄入底,游回了其他同學旁。⾒⼭遠,榎輕輕抽回了腳,聲的道了謝後便不再說話。

「我沒想到你的恐症會這麼嚴重。」武籐嘆了⼀⼝氣,「好點了嗎?」

「恩。」

榎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武籐笑了笑,拉著榎站了起來,「吧。」

去哪?」

「下啊。放,這次我會直拉著你的⼿的。」

「咦!」

榎覺得此時⾃⼰快要羞死的,靠著岸⾃⼰像個復健的,更要命的是後頭武籐

著結實的體緊貼著⾃⼰的背,榎能清楚的感覺到後頭溫熱的氣息噴上⾃⼰⽿朵,以及曲線分明的腹胸三肌。

「臉這麼紅,還在害怕嗎?」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武籐說話時對準著榎的⽿朵,榎的體不覺的顫抖,搔癢感讓他低聲的呻吟著。

彷彿對榎嬌喘產了感覺,榎只覺得⾃⼰的雙臀間有樣東瞬間脹,彷彿鋼鐵般無堅不摧的棒擠進了窄溝,彷彿天就是來承載那⻄⼀般,窄溝吻合的容不下其他東

「啊!你……

「噓。」武籐偷偷咬了榎的⽿朵,「別停下來,繼續,突然這麼停了會讓覺奇怪的。」

「可是教官你……

「在只有我們兩個時,叫我拓植。」

「有、有其他啊!」

「誰叫你看其他的?現在看我就好。」

武籐把有意將頭撇過去的榎扳了回來,趁著沒有的時候,吻上了那驚慌失措的唇,⼤⼿則摸上榎泳褲下逐漸萌發的分

武籐的舌頭像要攻破防禦般,來回舔拭著榎的嘴唇,裕試著掙扎,卻被武籐壓的更實,完全沒了空隙。

「好孩,把嘴巴張開。」

榎沒有說話,逕把眼神移開,武籐像是早就知道會這樣的輕笑,原本只是隔著泳褲磨蹭的掌倏的鑽進泳褲裡,惹來榎的驚呼。

未等他說話,武籐就趁著他驚呼的缺,狠狠的吻了上去。

…………別這樣……會被看到。」

殘破的句,由兩交疊的唇中免強擠了出來。「恩,怕被看是因為我吻你,還是因為這東翹的這麼呢?」

武籐頓時玩⼼⼤起,將泳褲拉開了⼀⼤半,榎的性器便這麼喇喇的現了出來,因武籐推進的壓⼒⽽被夾在榎和牆壁之間,淫穢的摩擦。

「不要,不要!」

榎掙開武籐對⼿的壓制,摀住了曝了光的皙性器。「真的,好吧。」

榎這麼說,武籐放開了⼿,後退了步不在緊緊壓迫,失去了武籐這強的靠,榎只覺得有些虛軟,但卻不顧切迅速的拉上泳褲。

切平息後,榎突然覺得有些失落,正當他想要說什麼的時候,武籐突然黏了過來,「騙你的,就這樣放了你我可捨不得。」

「為什麼武籐教官要對我這樣。」榎睜著剛剛因掙扎濕潤的眼睛。

「為什麼嘛,不知道。」武籐聳了聳肩,「剛剛看到你,第個感覺就是啊,多麼可愛的個男孩

「胡、胡說什麼啊!」

「我發現你真的很容易臉紅耶!真可愛!」

「我、我不想理你了啦!」

被武籐這麼笑,榎瞬間窘了起來,鬧彆扭的像旁劃去。「嘿,我可還沒讓你!」

⼀⼿挽住榎的腰,「剛剛的感覺真美妙,我的簡直就是為了插進你那,你瞧我們倆的體真合得來。」

在早晨四周都是的游泳池落說這樣的話,簡直就是變態的為,但不知怎麼的榎聽到這話全都熱了起來,腦中不覺想起剛剛那鐵柱般的玩兒嵌進⾃⼰雙臀間的感覺。

「啊,我真想就在這兒上了你!」武籐將舌頭伸進榎的⽿朵內翻轉,⽿腔中滿是濕潤淫蕩的聲,「今晚這間游泳池會開放收費東區給眾,我有這裡的鑰匙,不會有來打攪。」

「今晚八點。」

武籐扔下了這句話,便開去教其他的學了,獨留下臉仍發熱,不知所措的裕傻站在那。

接下來發了什麼,榎就不清楚了,他腦裡除了變成糨糊的腦漿外,就什麼都裝不下,直到回程上的個顛簸,才讓失了神的榎醒了過來。

掃視了上,概是游泳游累了的關係,班上除了⾃⼰之外全部的都沉沉的睡去,只留下⾞⼦引擎固定沉穩的聲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榎獨苦惱的抱著頭,他只不過是個普通的中男,就算性向和別不太樣,但致上來說都算平庸的無趣,為什麼像武籐這樣的帥哥會看上⾃⼰

還提出那麼的要求……他們明明是第⾒⾯⽽已,最讓他不安的是,⾃⼰好像有這麼點樂在其中………

「糟糕!」

思緒只要飄到那兒,榎內褲裡那個羞的部位便不由主的膨脹。

怎麼在這呢!有些懊惱的咬咬牙,摀住了那個部位後榎為了怕被⾒⽽縮起了體,腦海裡想著的都是武籐煽情的模樣和他得不像話的部位。

怎麼樣都坐不穩,今天是禮拜五,補習班沒有課,如往常的看著只在禮拜五撥出的影集,中的思緒卻不斷的抽離。

眼睛有⼀⼤半的時間是盯著電視機上的時鐘,那該死的分針怎麼從剛剛就停在三的位置,不是應該已經過了好幾分鐘了嗎?

榎第次覺得時間的漫,現在是六點五分,離武籐約好的時間還有百零四分鐘三秒

「我幹嘛算的那麼清楚!明明就不打算赴約……

我吐槽了番後,榎將視線移回了影集,此時影片中正因劇情需要撥應出女親熱的畫,當然整個畫不是像三級片那麼開放,分有尺度的滾床罷了。

整個鏡頭絕部分都是照在花花的床單上,連最後得畫都交給兩個交疊的影結尾,女主從頭到尾都只是親來親去已,連外套都沒脫過。

不過男主倒是俐落,下半只剩下件洗的泛⽩⽜仔褲,上強壯結實。

「看就知道是不健康的,哪裡像武籐教官的這麼……為什麼我想到他了!完蛋了啦!」將頭埋進⼤⼤的抱枕裡,榎叫。

看了下時間,這次好多了,分針很給⾯⼦的多五分,現在是六點半……還有九分鐘哇!不要在數了!

終於受不了的榎跳了起來,抓著旁的鑰匙,對在樓下煮飯的親說了聲後就出了

從家裡到那個市立泳池約只要分鐘左右,站在佔地頗的泳池⾨⼝,榎⼩⼩的愣了下。

我只是來回絕他的!著這個藉,他起了勇氣上了前買了張票後,了進去,在途中卻只顧著想著回絕武籐的說法,撞上了

「啊,對不起!」

榎對著那道了聲歉,這才發現來原來是個少年,約只有國中年紀的輪廓看起來較為稚嫩,靈動的眼睛眨了眨,笑起來像牙兒般可愛。

道別了這⼩⼩的插曲,榎看了看⼿錶發現時間真的還早,可要做其他事卻無法專

正當他苦惱要做什麼時,卻想起⾃⼰這樣什麼都沒有帶就跑來,會不會有點奇怪呢?

此時瞟販賣泳具的附設商店,也沒多想就進去了,店裡的擺設很簡單,也就只是賣那幾項東⻄⽽已,隨便看了幾下,榎的視線落在旁的泳褲上。

為求貼與不透,泳褲多有鬆緊帶所以看起來並沒有非常的差別。

隨意瀏覽了幾下,卻不知從何下⼿時,榎才發現⾃⼰從沒買過泳褲,甚連進來過販賣泳具的店都很少,這原因不想也知道是⾃⼰症的關係,試想個連下都怕的怎麼可能來買什麼泳具嘛!

想到這,榎不禁有些嘲,但卻再下秒愣住了。

既然⾃⼰這麼怕,現在來買什麼泳褲啊!最要命的是今天早上除了剛開始發抖害怕外,就沒什麼再發作了,明明直都待在……

「現在連七點都還沒到,你怎麼就來了?」

後頭倏然傳來男的聲,此時武籐上僅穿著件游泳池配給的背,裡頭什麼也沒穿露出條理分明的肌,下半依舊穿著泳褲,卻不是早上的略較寬鬆四是會讓覺臉紅跳的緊實三

看到武籐這樣,榎瞬間脹紅了臉,下意識就要推開武籐,卻被他⼀⼿抓住拉到胸貼著。

顯然他才剛上岸,上濕漉漉的都是,卻有著說不出的男味道。

「是不是八點太久了?其實我也這麼覺得。」武籐說著「因為實在等不住,我就到廁所⾃⾏解決了,害的早上的泳褲也必須洗了。」

來就說這麼的話,榎的腦袋瞬間空,剛剛想過回絕的話瞬間被拋到爪哇國。

「我……

「恩,你不會什麼都沒帶吧!算了,你泳褲的錢我就幫你墊著,你要⽤⾝體補償回來!」

說著,武籐拉著榎到了店員前,「呦,派克。」

「想買什麼?」

「我要你裡頭的那些東。」

……哦!真沒想到你會上,你不是直不想嗎?」

「那是那時候沒有對的,現在不就有了。」武籐拉著榎到派克前,「很可愛

吧,今晚他就是我的了。」

「隨便你,興就好。」

說著,派克從後頭的櫃裡拿出了帶東遞給了武籐,武籐想了想後,拿了個浮板給他,「這個也順便吧!」

市立泳池北側的天花板是由強化玻璃製成的,片片透明的玻璃,將今晚特別圓亮的光導進了裡頭,讓沒有開燈的泳池別有番情調。

「今晚的你真美。」

都泡在中,武籐親吻著已經被扒光了的裕,從嘴唇吻到乳頭,保含青春彈體比起武籐結實的三肌多了分韌性和光滑。

光打下來,彷彿抹上了層油,滑膩的讓性慾動。

「不、不要這樣。」

「真的?明明陰莖都勃起的厲害,你瞧都弄髒了。」

粗糙的⼿指拈起浮在上,層半透明卻黏稠的液體。「嗚……

⾃⼰淫亂的體液被拿到前晃了晃,裕只覺得全發燙。

「放交給我吧,我會把你的恐症醫好,順便讓你學會游泳!」

說著,武籐讓裕坐在岸邊,將他的腳張開到可恥的地步,整個體擠了進去,視線的前便是勃發的性器。

「你、你像要做什麼!」

害怕的連忙掙扎,但雙腳卻被武籐給制住,移動公分都很艱難。

「為了讓你穿上我特地為你準備的東,你必須先作點準備。」

「準準備?」

武籐點點頭,臉倏的低下,將那從未給別看過的莖給含了下去,突然降臨的刺激讓裕覺的叫出聲!

「嗯啊……武、武籐……你不咿啊要、什麼?」

從沒被這樣做過的裕,雖然頭是這麼說,但他並沒意識到⾃⼰正不覺的將⾃⼰的陰莖挺入武籐嘴裡。

「叫我拓植。」武籐讓陰莖從嘴裡抽離,看到整個莖部閃亮著圈,玩味的伸⼿彈了彈那敏感的砲

「啊──啊,不要…………好痛!」

「等會你會爽的。」武籐笑著,將裕的臀部抬,下頭禁忌的秘穴像害怕暴露⾃⼰般縮了縮。

「那裡不……不要!」

因為早就知道⾃⼰的性傾向與不同,於是裕特地找了些資料,這才害羞的曉得原來那邊也能來做愛。

「看起來很緊呢!」武籐伸出⼿,彷彿探求寶物的獵,將⼿指伸進那洞穴中,「啊,裡頭意外的容易動,你⾃⼰玩過,對不對?」

不敢置信的瞪眼,他曾因為好奇⼿指伸進去過,但卻什麼感覺都沒

有,只是覺得後頭堵堵的,但這禁忌的為加速了他慰的快感,所以他幾乎每次慰時都會這麼做。

「呵,看不出來你這麼淫蕩,明明就的這麼可愛。」

武籐輕笑,探出了舌頭像舔棒棒糖般玩弄著那分,下頭的⼿也肆無忌憚的攻破城池,刺激著後頭不斷分泌出滑膩的蜜液。

「啊……體裡頭好、好奇怪……

明明慰時就沒有這種感覺,武籐的⼿指帶給他前所未有的快感,酥的感覺在⼿指的蠕動不停的加深,彷彿要直接刺進窩的癢讓他受不瞭的顫抖。

「是⾃⼰做的爽,還是我幫你做的呢?」

……武、拓……拓植的比較……比較爽!」

武籐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你叫我的名時後的樣好淫穢哦!不過我喜歡,再叫我遍,我今晚就讓你射到無。」

明知道這樣不,但此時的裕已經不在乎什麼了,他現在唯想做的便是完完整整的獨佔且承受男切。

「拓拓植,我要……

「要?要什麼?」武籐將⼿更深進裕的後穴,刺激著不斷收縮的內壁。

……讓我射到沒!」

摀著臉,說出了讓害羞不已的話。「很好!現在就先讓你射泡好了,今晚夜還著呢!」

說著,他⽤⼒吸吮著情的前端,後頭的⼿指也深深的插進後穴裡,惹得裕

喊著射精。

定要穿嗎?」

「當然,這可是今晚的前奏之呢!」

苦喪著臉從袋中拿出那件泳褲,泳褲的花樣沒什麼特別的,主要是在它的設計,它的前端有層塑膠片,乍看之下與般布料沒兩樣,但只要看仔細就能看到條細細的縫,若從兩側將它拉開,裡頭龍精虎猛的玩兒就會倏的跑出來。

這還不打緊,最可恥的是後頭開了個約食指與姆指圈成的的洞和些凹槽,若單看泳褲那凹槽根本是多餘的,但只要加上配件可就不樣了。

裡頭連著泳褲附贈的,是條比成稍短的棒狀物體,看就知道是模仿類器官微成了弧度,但上頭卻光滑的像黃瓜,旁邊就有嵌入凹槽的凸狀

「穿上它。」帶著半強迫的語調,武籐灼灼的光盯著可憐兮兮彎穿上那情泳褲的裕,並將他再度拉進底,黃瓜狀的按摩棒不費氣就深進去裡頭。

「啊啊啊……哈啊

從沒有這種刺激的裕⾕⼤聲淫叫,抱著武籐的背⽤⼒抓著。

「讓你在更爽點。」武籐說著,抓住按摩棒的柄開始不停的搖動。

「咿啊啊啊啊啊!不、不要這樣……

覺得⾃⼰彷彿不是⾃⼰了,強烈的快感痺了他的下半,除了淫穢的呻吟之外,他只能不停的抽蓄。

「很爽吧!不過還沒有最爽呢!」武籐拿起了剛買的浮板,拿到裕⾕⾯前,「現

在我要你的肛來教你游泳。」

整個趴在浮板上,後頭的雙腳被殘忍的打開,後頭的按摩棒並沒有震動功能,所以只是安安份份的插進那穴中。

光、美、裸體、波,真是美景。」

武籐朝著按摩棒拍了下,只更深入了裕⾕⾝體裡,裕開始顫抖了。

「很爽吧,榎。」

……點都不!」裕此時扁了扁嘴,聲的叫到。

「這個時候還嘴硬,你下的嘴可不是這麼說的哦!」

「我下的嘴也不喜歡!……因為不是拓植的!所以我不喜歡!」說出了話,讓武籐愣了愣,隨後露出了滿的笑,「嘴巴什麼時候這麼甜

了?好吧,如你所願!」

武籐拔出了裡頭的按摩棒,將泳褲的缺洞和泳褲下不斷收縮的穴露了出來。

「濕的都氾濫成災了!這麼淫蕩的體以後只能給我看,給我幹!知道嗎?」

羞愧的點點頭,將臉埋在雙臂以及浮板之間。

武籐露出了⾃⼰的陰莖,貼合的插了進去。

「哇啊啊啊!」「呼──

同時發出了聲,裕只覺得⾃⼰的屁股好像整個被撐開了般,武籐的完全貼合著穴壁,散發著灼熱與跳動,武籐則是倒吸了⼀⼝氣,榎的後穴彷彿要把他吸進去般不停的收緊,他得將神把持住才能勉強不立刻射精。

「看著,我這就教你肛的泳技!」

武籐低啞了嗓,開始抽動了陰莖,每扯動著裕體,連著帶動浮板,連串的動作,讓整個氣氛淫靡到了極點。

才沒動幾下,裕便哭喊著,「我不了、不了!拓植……嗚哼,我要射

了!」濃郁的精液就噴濺了出來,沿著泳褲的縫漏了出來。

「可惡……

顯然也撐不住的武籐將精液絲不留的射進那銷魂的地

「哼,是你⾃⼰說今晚要射到沒的!你覺悟吧!」

咬了咬牙,混雜舒服及痛苦的點了點頭,隨著武籐的道,他把頭轉到後頭,與武籐接續今早沒有完成的深吻。

灩瀲波光,在下的玻璃天花板看去,兩彷彿棲息在邊交配的動物,獸慾蔓延

----完----


相關商品
G樂福(G-M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