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貨經理被大屌健身教練狂幹到射

2019/09/27
騷貨經理被大屌健身教練狂幹到射
凌晨一點的台北市、南京通路⼀棟⾼達30層的辦公⼤樓。前⾯放著施⼯中的電梯裡,不時傳來淫蕩的呻吟聲和陽具抽插溢滿淫液的⾁穴的噗嗤噗嗤、咕嘰咕嘰聲。「嗯哈……啊……啊……要到了……啊啊!!」

騷貨經理被大屌健身教練狂幹到射

凌晨一點的台北市、南京通路30層的辦公樓。

放著施中的電梯裡,不時傳來淫蕩的呻吟聲和陽具抽插溢滿淫液的穴的噗嗤噗嗤、咕嘰咕嘰聲「嗯哈……啊……啊……要到了……啊啊——!!」 「都射給你……射死你……騷貨……射穿你的騷穴……騷成這樣……」 「啊啊啊——好燙……騷穴要被燙壞了……啊啊—!!好多精液……要被撐破 了……」 昏暗的電梯裡,濃烈的麝香氣息浮蕩在狹窄的空間內。

被壓在電梯牆上的男,劇烈的喘息著,掛著精液的眼鏡後,失神的眼眸半闔著。泛紅的眼掛著淚痕,紅潤的薄唇旁⽩⾊的不明物體。上下只剩了件看起來價值不菲的⽩⾊襯衫,襯衫敞著滑落到後背,露出光裸的肩頭,胸前兩顆鮮嫩欲滴的紅果上也掛著乳⽩⾊果凍狀的精液。

帶著紅吻痕的脖上掛著條已經被撕扯到不成樣的領帶,那領帶上也有幾處掛著還在緩慢滴落的⽩⾊陽精。⿊⾊的平內褲掛在隻腳踝處,全上下只有雙襪穿的好好的。更刺激的是,插在男股間的根粗屌在電梯開的時候,正從裡拔出來似乎是被男後穴吸的極緊,那粗壯的屌拔出的時候,發出“啵——”的聲,隨即那已經被幹翻的穴緩緩吐出了⽩⾊的精液,緩緩淌出滴落到了地上……那有著粗壯屌的男副魁梧彪悍的材,渾的肌迸張著,相比之下,那被他抵在電梯牆上的男雖然也有著薄薄的肌,可明顯號。電梯知道為什麼突然開了,那有著深古銅肌膚的壯男抬頭看了眼,按下了電梯,電緩緩合上。隨著陣聲響,裡⾯⼜傳來了男的淫叫,和啪啪啪的體激烈拍打的聲「啊……嗯嗯……要被肏死了……好猛……好深……啊!頂到騷點了……」 「快幹死我……再⽤⼒啊……狠狠的幹我……騷穴好癢……」「騷貨……看老今天不操死你這浪貨……」

美國留學回台的楚經理今年27歲,176,才,是29家外商的部經理,平裡穿絲不苟,是公司裡女孩狩獵的對象,可楚經理平裡總是張不苟笑,冷冰冰的臉,女孩們都以為楚經理為正派,更加堅定了要拿下楚經理的現在電梯裡正肏著楚經理的是13層健房的教練ANDY,楚經理每個週六都會去13 層的健房健,ANDY早就盯上了這個⼀⾝禁慾氣息的楚經理。兩個上班的時候在電梯裡也遇到過,有次ANDY下班的晚,難纏的富婆, 非要纏著他,讓他給⾃⼰做私教練,單獨指導,ANDY裡清楚對⽅⼼裡想的是什麼,可他只對男硬的起來。

那天好不容易打發那位客, ANDY收拾完,從健房出來,電梯打開的時候,深夜的電梯裡,只有楚經理。楚經理依然履,絲不苟,ANDY點了下頭進了電梯。深夜的電梯裡格外寂靜,ANDY有些尷尬的咳嗽了聲,想要找話跟暗戀的攀談。

正要說話間,電梯突然晃了幾下,兩個都沒站好,踉蹌著互相撞了幾下。緊接著,電梯好了,恢復正常的電梯繼續下移,恢復寂靜的電梯裡,發出嗡嗡~~的聲,久經砲場ANDY當然知道那是什麼的聲,眼⾒⾯前的楚經理⼿伸進了褲⼦⼝袋,隨即那嗡嗡的聲便沒了。ANDY只當沒注意到,兩個出了電梯,ANDY送著楚經理在地下停場的背影,嘴勾了起來。之前ANDY不確定29層的楚經理是否喜歡男,冒然事的話,怕對討厭⾃⼰從那天,ANDY確定了楚經理是喜歡男的,還是個慾求不滿的淫受。於是ANDY不再滿於每天幻想著楚經理鬆了領帶,解開襯衫,雙腿攀上⾃⼰的雄腰,不斷迎合⾃⼰的猛烈撞擊的畫了。他開始計畫著如何在最短的⽇⼦裡將楚經理拆吃入腹。

深夜的昏暗電梯裡,ANDY強壯的雙臂架著楚經理的雙腿,健碩的⾼⼤⾝軀把楚經理緊緊抵在電梯牆上。胯下在已經不知道射入了多少陽精的菊穴內,進進出出,粗壯的屌在已經被肏的爛熟的菊穴裡不斷的狂頂猛抽,帶出裡被內射的極深的陽精,股被內射的陽精順著粗屌淌出,在電梯裡滴下了⼀⼤片。

「嗯……啊……不……不要了……」 「你的騷穴可不是這么說的,瞧它吸的多么緊,正緊緊吸著我的屌,想要我屌肏進你更深的地呢」「啊——」 「這騷穴看來還沒吃飽,還想要更多的陽精!」 ANDY說著,邊緊緊抵著楚經理,胯下猛的斜上頂,刃肏進了更深的地,楚經理被這記深的深幹,幹的瞳孔緊縮,張了嘴巴,只有出氣的份兒。電梯裡的空間,兩個擠在裡,激情歸激情,可還是施展不開。

ANDY抱著已經被肏到渾然不知世事的楚經理,邊邊肏,路上兩交合的淫液流了地。ANDY抱著楚經理進了深夜空無⼀⼈的健房,進了那間教練休息的淩亂房間。 ANDY向後卷起楚經理的襯衫,綁住了楚經理的雙⼿,現在渾⾝⾚裸,掛滿精液的楚經理只有脖上掛著根領帶,雙腳穿著雙襪,ANDY拿下楚經理沾滿精液的眼鏡,露出楚經理失神的細眼眸。已經肏了楚經理兩個多時的屌依然雄赳赳的昂揚著,碩腫脹的⼤⿔⾼⾼的翹著,上⾯⽔光光片,上到處都是楚經理穴裡的淫,茂盛的⿊⾊叢林上也沾滿了淫ANDY坐在淩亂的床上,楚經理跪趴在他雙腿間,張開薄唇,把劉奎粗壯的不像話 的屌含了進去,陽具太,只含進去了三分之便頂到了喉嚨

腫脹的快要爆開進到溫熱的腔,便舒服的ANDY想要⼤⼒的抽插。可顯然楚經理還不適應,ANDY忍著,在楚經理的嘴裡幅度的抽送著。

楚經理被撐的滿滿的嘴巴只能發出「唔……唔……」的聲,柔軟的舌頭包裹著敏感的頭,舌尖時不時的在更敏感的眼上挑逗幾下,本來ANDY還能勉強忍耐,可敏感的眼被舌尖撩撥,敏感的⼤⿔頭還被濕滑的⼤⼒的吸吮,嘬吸,舒服透頂,強烈的舒爽,使劉奎再也無暇顧及,便按著楚經理的頭,往⾃⼰的胯下深按,同時,胯下開始⼤⼒的抽送。

粗壯的屌破開喉嚨的嫩,肏進了嬌嫩的喉道,粗屌整根肏了進去,楚經理被噎的幹嘔,可被ANDY⽤⼒的按著,只能盡張開喉嚨,讓ANDY的陽具進入的更加順利。 「唔……唔……」 「騷貨的喉嚨也這么好肏……裡都是嫩……騷貨好會吸……嗯……好爽……」 「嗯唔……唔唔……」 嘴巴上顎的敏感處,屌摩擦的⼜⿇,楚經理被噎的難受的同時,體內也越來越瘙癢難耐,前沒經任何愛撫就立起來的莖頂端溢出淫液,敏感的⼤⿔頭在地板上摩擦著,最後竟然射了出來。

騷貨……天被男肏的⾝⼦……幹你嘴巴也能把你幹射……你到底有多淫蕩……」 ANDY抓著楚經理的頭髮,胯下拼命的在楚經理嘴中聳動,楚經理被他噎的眼紅,流出淚,終於ANDY在次猛肏之後,緊緊按著楚經理的頭,爆脹圈的屌插入了楚經理嬌嫩的喉道,滾燙的陽精噗嗤噗嗤的噴薄出,盡數射入。

由於精液太多,噴的太快,來不及進入喉道的精液反流回,順著嘴溢出。被噎的快要斷氣的楚經理雙⼿被襯衫綁在後,只能扭著⾝⼦掙扎,卻被ANDY緊緊按著,直到ANDY在他嘴裡射完精,才把他放開。

ANDY的屌從他嘴裡抽出的時候,楚經理的嘴裡溢出不少精液,順著嘴流到了胸前,滴在了被ANDY啃咬的腫起來的乳頭上。

「哈……嗯哈……」 楚經理⼤⼝⼤⼝的喘著氣,ANDY卻抱起他仍在了床上,⼤⼿抬起他的屁股,扶著射精後仍未有絲毫疲軟的屌從後肏進了穴。

「啊……讓……讓我休息下……嗯……啊……不要……」「老屌比你每天含著上班的那些跳蛋,按摩棒強吧……沒想到平裡衣冠楚楚的楚經理這么淫亂……每天騷穴含著按摩棒上班……每天在辦公室裡幻想著男肏你的騷穴吧……」「嗯……啊!……不要……太深了……嗯哈……啊啊……頂到菊了……不……不要……太刺激了……」 「什麼不要……我看你可享受的很……」 ANDY從背後騎上楚經理,屌在楚經理的菊穴內狂肏猛插,次次都狠插到底,深入到不能更深的點,每次插到穴內那個凸起的硬硬粒處,都狠狠的研磨幾下再抽出,然後再重重的搗入! 「嗯啊啊……再……再⽤⼒……好舒服……菊……要被肏爛了……」

屌快速的搗弄,摩擦,肏的潮連連的穴,不斷溢出透明黏膩的淫,還緊緊的絞纏,吮吸著。

ANDY只覺得屌在個緊軟幼滑的穴裡,被嫩吮吸絞纏著,還要把他的屌往更銷魂的地吸,真想死在這具讓他銷魂蝕骨的體上,太舒服了。 「騷貨經理……渾都是性器……比老幹過的任何個都好肏……」「啊哈……嗯……哈……啊……啊——哈……」 楚經理跪趴在床上,雙⼿被綁在後,抵在床單上的嘴不斷溢出⼝⽔,那根纏繞著粗筋的屌把他的騷穴幹的好舒服,裡淫浪的媚⼤⾁棒幹的好徹底,敏感的菊⼼⼜被幹到了!ANDY騎在楚經理後,比楚經理強壯的多的軀壓在楚經理上,胯下啪啪啪!!!的猛烈撞擊著,雙⼿也不閑著,抓著楚經理的兩顆乳頭,扯,楚經理被他玩的渾泛滿了情慾的紅潮,周佈滿薄汗,看到楚經理前的莖脹的紫紅,呤不斷溢出淫液,抖動著快要射精的時候,ANDY粗糙的⼤⼿掐住了楚經理莖的根部,⼿指堵住了呤「啊……不要……讓我射……」 ANDY從旁邊拿過個腕帶,緊緊箍住楚經理頻臨射精的莖,莖從呤溢出了濁,其他便射不出來了。ANDY把楚經理翻過,把楚經理的雙⼿綁在了頭頂,仍在了床上,此時,楚經理都是兩個交合的淫和數不清的精液,劉奎上也佈滿了汗,ANDY脫下了 緊貼著肌T恤,露出古銅暴脹的肌,架起楚經理的雙腿,強壯的⾝⼦往下壓,連根沒入。裡嚴謹冷淡的29樓精英美男楚經理,此刻渾精液,仰躺在健房內的淩亂的床上,雙⼿⾃⼰的領帶綁在床頭,被撕扯的不成樣的襯衫掛在臂彎,胸前的兩顆被吃成豔紅的乳頭,光光的,像是兩顆美味的紅果,更加誘

「啊……不要了……太猛了……要被你幹死了……唔……好深……」 「上班還帶著跳蛋、按摩棒,不就是想要屌無時無刻的不在肏你嗎……唔……好會吸……越操越緊……這勾的淫穴,是想要吸的男精盡亡嗎……」「啊哈……好舒服……再⽤⼒……裡……再深點……裡的菊……好癢……啊!……啊啊……」 「騷貨……是不是這裡……還有兩個菊……怪不得騷成這樣……幹到這裡……瞧你這騷穴……流了多少淫液出來……暖……騷穴裡這么嫩……還那麼會吸……老屌都要堅持不住了……」都是爆發的劉奎上⾝⾚裸著,濃密的⿊⾊叢林從屌處,蔓延到了強健結實的腹肌上。

只解開了腰帶,拉開了仔褲的拉鍊,18cm,嬰⼿粗的屌上青筋環繞,沾滿了楚經理穴內滑膩的淫,和⾃⼰射進去的精液,⾃⼰肏化了之後,混合上楚經理淫的淫液。「嗷……好會夾……爽死了……這浪穴……真想死在你上……」ANDY兩隻強壯的⼿臂架著已經被肏的失神的楚經理的雙腿,粗糙的⼤⼿抓著楚經理兩瓣彈性極好的窄臀,⽤⼒分開,胯下粗屌肏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深。

的囊袋脹到了極致,沉甸甸的,啪!!啪!!啪!!的狠狠撞擊著楚經理已經被肏的塌糊塗,裡外都塗滿了陽精的菊穴。

兩個交合的地黏膩片,不斷有被肏化的精液隨著屌的狂猛抽插濺出來。ANDY深麥的強健肌上,豆的汗珠不斷滴落,溢出,再隨著⾃⼰狂猛的抽插甩落…… 被ANDY肏的只能發出破碎的呻吟聲的楚經理,渾潮紅,薄汗把上僅存的襯衫也沾濕了,被撕爛的襯衫變成了半透明的貼在了薄薄的肌上。

裡的床隨著ANDY不要命的狂猛抽插,吱嘰、吱嘰作響,越來越頻繁的響聲,顯出這場性事的激烈。 ANDY閉著眼睛享受著被插到痙攣的穴的強吮吸,胯下快要炸裂的⽤⼒潮在即的穴,勇猛向前,直搗黃龍!不顧饑渴穴的挽留,無情的抽出,只⼤⿔頭供穴嘬吸。後再在穴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猛的插到底!雄腰狠狠的撞擊著快要被肏腫的穴,兩顆比常的多的囊袋,裡蓄滿了陽精,不斷想要跟隨起插入那誘穴。

「啊——啊——啊啊……」 被綁在床頭的楚經理,突然⾝⼦激烈的扭動了幾下,嘴巴和眼睛都張的⼤⼤的,同時ANDY感覺到包裹著屌的穴比之前剛強烈的痙攣,絞吸,震動,楚經理被他肏到了潮。ANDY也被潮中的穴吸的差點繳械。ANDY架著楚經理的雙腿,欺下,還在潮中的楚經理的雙腿被壓到了頭頂。ANDY不顧還在潮中的楚經理,以幾 乎平度,把圈的屌狠狠的捅進了還在潮痙攣中的穴,捅的重,恨不得連兩粒囊袋也壓進去。

「唔——」 這個度,⼤⾁棒進到了以前不曾進到的地,第次被⼤⾁棒頂弄的嫩,顫抖著吸了上去。從來沒有過的快感襲擊了還在潮中的楚經理。ANDY開始抬起雄腰,狠命的壓下,越來越狠,越來越重,同時含住了楚經理胸前脹的紅果,扯。胸前的敏感,菊穴內的兩處菊,和從來沒有過的深度,強烈滅頂的快感把楚經理淹沒,被綁在床頭的楚經理泛紅的眼流下理性的淚,薄唇張著,嘴斷溢出⼝⽔,失神的看著天花板,腿根抖動著,連破碎的呻吟聲也無法發出來。劉奎在楚經理的穴內肏幹了百來下,把楚經理肏的從潮攀上另潮,除了張著嘴巴流出⼝⽔,什么也不知道,痙攣了太久的穴實在太過舒服,滑膩溫暖的淫不斷股的溢出,澆灌在敏感的⼤⿔頭上。裡幼滑柔嫩的像是無數張嘴,對著⼤⾁按摩,裡還越來越緊,震動著的按摩。終於在記重重的頂入後,腫脹的⼤⿔頭再也受不了穴內淫的澆灌,開,滾燙的陽精激射噴射,盡數射進了深處的菊上,敏感異常的菊被強的噴射陽精,刺激的楚經理哭了出來,被肏的腫起來的穴突然緊緊的箍住了在裡不斷噴射陽精的⼤⾁,像是要把裡的陽精都吸出來。

楚經理的⾝⼦開始激烈的扭動,ANDY看到楚經理升天的反應,抬頭吻上了楚經理張著呼吸的薄唇,肥厚的舌頭趁勢伸進去吮吸裡清甜的津液,楚經理被他吸的無法呼吸,穴內像是永無境四的激射還在繼續著,⼜⼀波,次比次強烈,在從來沒有過的升天快感中,楚經理被ANDY壓著激射,無法呼吸,最後暈了過去。 淩晨時分,B市棟市中的辦公樓裡13層的間健房內,平裡斯文的精英美男楚經理正被那⾼⼤健壯的猛男教練抱著,渾只剩下件被撕爛的襯衫掛在腰際,教練粗壯的屌正插在他嫩的臀間,把他的穴插的撲哧撲哧作響,被內射的精液還在不斷滴下。

被肏了半夜的楚經理失神摟著猛男教練的脖頸,上沒有氣,只能緊緊抱 著ANDY的脖,被肏的眼前茫茫片,⼝⽔直流。ANDY⼤⼿抓著楚經理的屁股,捏,屌像是怎麼也插不夠似得在楚經理嫣紅的穴裡肆意搗弄,上啃咬著楚經理的脖頸,在上留下⼜⼀個曖昧的痕跡。突然,膚⾊⽩皙的楚經理在深麥肌膚的猛男教練上,不可抑制的顫抖了幾下⾝⼦,雙臂樓的更緊,緊緊含著猛男教練屌的屁股往教練的屌上送,緊緊貼著教練沉甸甸的黝囊袋,失神的細眼眸看著上,潮紅裸的⾝⼦,汗津津的緊緊貼ANDY強壯的胸肌,腹肌,兩個的汗起交融,下交合的地更是貼合的無絲縫隙。渾都是精液的楚經理,顫抖著抱緊了猛男教練,像是在等待著內射。

「楚經理,你看看我這個做的怎麼樣?」 「楚經理,你今天下班有空嗎,我、隔壁街新開了式料理,我們起去吃吧」 「楚經理……」 ANDY進去的時候,楚經理正被群年輕的女孩圍著。從上次的激烈交歡後,楚楓還是會去13層的健房健,每次去,然免不了在裡被ANDY肏到天亮。最近楚楓已經個星期沒有去健房了,臉厚的ANDY決定上29樓來捕獵,連七天的禁慾,性慾旺盛的ANDY可受不了,每天只能想著楚楓在床上的淫態⽤⼿解決。「楚經理,你今天要去健房啊」看到樓下的健教練來了,女孩們不滿的抗議道。 「坐辦公室的要經常鍛煉,不然便孱弱了,沒有女孩喜歡的」「楚經理已經鍛煉的很好了,薄薄的肌剛剛好,難道像那教練似的,那麼多肌,好嚇啊」辦公室裡男同事和女同事七嘴八舌的聊著,楚經理從女孩的圍困中脫圍,進了拐的辦公室。

ANDY不拿⾃⼰當外的尾隨跟了進去。剛,ANDY便把楚楓摁到了沙發上,迫不及待的解楚楓的帶,褪下楚楓的褲,還要撕扯楚楓的襯衫,單 看到楚楓,ANDY都要硬了。這幾天也忍的難受的楚楓抓住了ANDY要撕他襯衫的⼤⼿「別撕,撕爛了我怎么出公司的向沒有耐性的ANDY早就粗糙的⼤⼿握住了楚楓前還垂著的莖,開始了揉搓套弄。ANDY急切的玩弄著楚楓的莖,邊急不可耐的解楚楓的襯衫釦,可怎麼也解不開,「這什麼級貨,連個釦也這么難解」沒有耐性的ANDY要扯開,楚楓抓住他的⼿,說我來解。ANDY急切的趴在了楚楓的上,含住了楚楓的莖,舔。兩隻⼤⼿則繞到後,抓住楚楓的窄臀,捏,沒幾下,楚楓的胯間便被ANDY吃的光光片,稀疏的陰濕漉漉的變成了縷的。

「唔……嗯……」 敏感的莖被那么玩弄,楚楓立有了反應,遏制不住的想要呻吟出聲,可外就是員⼯⼯作的廳,怕被聽到的楚楓,只能極忍耐著,顫抖著雙⼿解著襯衫上的紐扣。ANDY的技術很好,會兒就玩的楚楓咬著薄唇,渾顫抖。楚楓的莖在ANDY中慢慢充挺立,ANDY揉著楚楓屁股的⼤⼿⼿指開始往屁股中間的菊穴內進。已經情動,溢出透明腸液的菊穴,含住了入侵的粗糙⼿指,往裡吸。「這麼饑渴,這幾天沒被肏,想我了吧」

 ANDY吐出楚楓已經硬了七八分的莖,換成左⼿開始套弄,⼿則伸進去了⼿指,摳弄抽送。幼滑緊致的嫩穴裡滿滿的都是滑膩的淫液,含著劉奎的⼿指不斷的吸吮。 「騷貨……吸的可真緊……」 ANDY看著楚楓被他玩的呼吸漸漸加重,還緊咬著薄唇,不發出聲的模樣,使壞伸進去了第⼿指,第⼿指伸進去的時候有些緊,「天天肏,這騷穴還那麼緊,兩根⼿指頭都放不進去。」

ANDY很是費了番勁兒,才伸進去了兩根⼿指。⼿指伸進飽含淫液的菊穴,抽插的咕嘰咕嘰直響,同時⼤⼿也包裹著楚楓的莖快速的套弄,看著楚楓難耐的扭動起了⾝⼦,ANDY使壞的⽤⼿指按住了菊穴裡的第,開始了快速的按壓,掐捏。「啊——!」 直極忍耐著四肢百脈的舒服,不發出呻吟的楚楓被驟然襲上的快感,刺激的失聲尖叫,驚覺⾃⼰失控的楚楓趕緊捂住了嘴巴,伸腿要登使壞的ANDY。

ANDY笑著放開了他頻臨射精的莖,抓住他登過來的腿,伸出舌頭情的舔邸他的腿,敏感的腿根部被劉奎頗有技巧的舔舐舔的⼜⿇⼜癢,還像是有電流般,從ANDY的舌頭,電到了腿,電流路竄進了菊穴深處,深的楚楓抓不著,撓不著,只知道裡⾯⿇癢難耐,急需⼤⾁棒的衝撞,摩擦,想要劉奎屌插進來,好好的磨磨,才能解了那份饑渴。

「嗯……進來……哈……」 窄邊鏡框的眼鏡上蒙上了層薄霧,浮現出情慾的細雙眼,向野獸般啃咬著他的雙腿的猛男教練發出誘惑的邀請。猛男教練的胯下早已頂出了頂可觀的帳篷,猛男教練拉開褲拉鍊,掏出那根讓楚楓欲仙欲死的屌,粗下彈了出來,上翹的碩⼤⿔頭脹的通紅,青筋環繞的柱脈動著,冒著熱氣般的,吸引著楚楓。

甸甸的黝⿊⼤囊袋半掩在濃密的⿊⾊叢林中,楚楓看到那根粗壯炙熱的⼤⾁棒,後穴便不由主的緊吸了幾下,呼吸也變得不穩。猛男教練看到楚楓那發浪的模樣,握著屌騎上了楚楓的頭,溢出淫液的⼤⿔頭描繪楚楓的薄唇,鹹腥的淫液塗滿了楚楓的薄唇,嘴,臉頰,嫌楚楓眼鏡礙事的ANDY,摘下了楚楓的窄邊眼鏡,露出了楚楓細的眼眸,這可真是張標準美男的臉。

楚楓伸出細⼿指,握住了猛男教練沉甸甸的黝⿊⼤囊袋,「好重……」楚楓想著等會兒這裡會蓄滿滾燙的陽精,然後那麼多的陽精會射進他的體內,把他射到絕頂的潮,便忍不住伸出舌尖,淫靡的舔起猛男教練的⼤⾁棒。靈巧的舌在敏感⼤⿔頭上舔來舔去,時不時還舌尖舔幾下眼,柔軟的⼿指也輕輕揉捏按摩著囊袋,猛男教練舒服的閉上了眼睛,全⾝⼼的享受起下騷浪經理的服侍。楚楓此刻躺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下⿊⾊內褲掛在隻腳踝處,上襯衫敞,修結實的雙腿夾的緊緊的,難耐的扭動著,像是要緩解穴內的瘙癢。「經理……」 楚楓正舔的忘情的時候,突然響起了敲聲,新來的職員夏要找他簽字。此刻這幅淫態的楚楓,沉浸了幾秒,便如往常般淡定的意回復到:「夏,我現在正跟總公司的開電話會議,你的實習簽名明天再來吧」 「嗯,好……」 話剛落,ANDY便把⾃⼰屌往楚楓的嘴裡插,下便插進去了⼤⿔楚楓猝不及防發出「唔……」的聲。

「有什麼事嗎,經理?」 還未離開的夏聽到裡的異響,有些擔的詢問。「咳咳……沒……沒事……你先下班吧……今天告訴家不加班了……」楚楓看著臉壞笑的ANDY,⼿⽤⼒,抓住了ANDY的蛋蛋ANDY疼的皺眉。

「哦……那我去告訴家了……」等到腳步聲漸遠,ANDY報復般的抓起楚楓的兩隻⼿,按在了頭兩側,胯下的不容分說的插進了楚楓的薄唇中。 「唔唔……唔……唔唔……」 楚楓登著兩條腿,掙扎著想要逃離ANDY的鉗制,無奈兩個懸殊,楚楓被ANDY緊緊的鉗制著,最後只能盡鬆開喉道,供ANDY抽插。

ANDY進到溫熱滑的腔,便舒服的直往裡搗,堅硬跳動的⼤⾁棒,擦著敏感的上顎,衝開敏感的喉頭嫩,肏進嬌嫩的喉道。 看著下的美男經理正含著⾃⼰,眼泛紅,雙眸迷離,柔嫩的薄唇在⿊⾊叢林中時隱時現,ANDY中施虐的獸慾翻騰,緊緊按著美男經理的雙⼿,跪在美男經理的頭兩側,雄腰猛送,充腫脹的⼤⾁棒不斷沒入美男經理的薄唇中。

楚楓被ANDY插的眼含淚,鹹腥的⼤⾁棒強烈摩擦著敏感的上顎,好癢好……那股癢感太過強烈,以致于單單被ANDY插著嘴,楚楓就射了出來!ANDY感覺到後背被噴上的溫熱液體,「騷貨……現在浪的這樣都能射出來……」 楚楓被ANDY插的皙平坦的胸部起伏不定,⿐⼦上被ANDY濃密的陰紮的難受。

楚楓難受的扭著頭想要把ANDY⼤⾁棒吐出來,ANDY抽出了部分,使楚楓得以呼吸,只留了⼤⿔頭在裡。緩過來的楚楓含著ANDY的⼤⿔頭,嘬吸著,討好的舌頭沿著勾縫處舔,舒爽的ANDY⼤⾁棒抖動了幾下,眼處噴出了股陽精,被楚楓咽了進去。 「騷貨……現在就想吃精液了……老還沒操夠你呢……」ANDY把被楚楓的吸的快要精關失守的陽具抽了出來,深呼了幾氣,抱起發浪的楚楓,放到了旁邊的辦公桌上,⼤⼿⼀掃,把桌上的東掃到了邊。這直慾求不滿的楚楓,主動把雙腿勾上了ANDY的腰,雙⼿也勾上了ANDY的脖充滿情慾的嗓勾引ANDY快點進來。材強壯⾼⼤的猛男教練ANDY站在桌旁,把美男經理楚楓的雙腿圈在腰間圈好,扶著硬如烙鐵的屌便肏進了早已饑渴難耐的菊穴。

空虛許久的菊穴⼤⾁插入,楚楓便舒服的把屁股往猛男教練胯下送,想要猛男教練再肏的深些。

啊……好舒服……進來了……不要……不要抽……⽤⼒幹我……騷穴好 癢……要⼤⾁棒……發浪的楚楓挺著皙的⾝⼦往猛男教練上送,「乳頭……哈……乳頭也好癢……快吸……」 「騷貨……每天都這麼幹……夾的這么緊……呼……肏了這么久……這騷穴怎么還那么緊……放鬆……夾的太緊了……」 「嗯……啊……啊啊 ……我控制不住……太舒服了……騷穴⾃⼰要夾的……嗯啊……你太會幹了……裡……裡要舒服死了……」

「騷貨……」 猛男教練被淫亂的楚楓夾的疼,低下頭,含住了楚楓騷浪的乳頭,咬,舌頭在乳暈上打著圈的舔。楚楓的乳頭也比敏感,也比的要,硬起來更是敏感異常。猛男教練像是吃著美味般的,貪婪的啃咬著楚楓騷浪的嫣紅乳頭,楚楓被他吃的癢,乳頭上蝕骨的酸軟快感彙集到腹,剛才射過的顫巍巍的挺立了起來。 「唔……好會吸……乳頭被吸的好舒服……」 「只有乳頭嗎……」 猛男教練說著,胯下重重的撞擊了下嫩穴,楚楓被這記猛插,插的失聲尖叫「好會幹穴……啊!……菊……菊被肏到了…」 「這才剛開始……就受不住了……夜還著呢……」華燈初上,猛男教練站立在書桌旁,胯下猙獰的屌狂猛的抽插著騷浪楚楓的菊穴,啪啪啪!!!急速狂野的衝撞,肏的楚楓浪叫不斷! 「啊!……啊!啊!……要被幹死了……怎么那么猛……」 「騷貨……不猛怎么幹爛你的騷穴……」 「嗯……哈……⽤⼒……再⽤⼒……狠狠的幹我……幹爛我的騷穴……啊!——」 「不……啊……菊……菊⼼⼜被幹到了……菊要被⼤⾁棒肏爛了……不要活了……幹死我……快幹死我……你的⼤⾁棒把我活活幹死……」騷浪的楚楓臂彎上掛著⽩⾊的襯衫,挺著屁股往猛男教練結實強壯的腹肌上貼,「再深點……⽤⼒……狠狠的撞進來……裡……裡還要……」「騷貨……浪成這樣……」 猛男教練讓慾求不滿的楚楓躺在辦公桌上,⼤⼿抓住楚楓的兩瓣屁股,開始狂猛⽤⼤屌撞擊,雄腰擺動,猙獰的巨陽具兇猛的撞進嬌嫩的穴,同時⼤⼿抓著楚楓的兩瓣屁股,猛的往⾃⼰胯下送,這送,插的楚楓頓時,連浪叫也浪叫不出來了,只能睜了雙眼,失魂落魄的看著天花板,皙的⾝⼦在辦公桌上被肏的下,來回晃動。「唔……啊……哈……啊……啊、啊……」 「這樣夠不夠猛……夠不夠深……」 ANDY撞到菊穴深處的第個菊的時候,楚楓的⾝⼦都會激烈的彈起,同時嫩穴深處噴出股滑膩溫暖的淫,澆灌在ANDY敏感的⼤⿔頭上。

那敏感腫脹的⼤⿔頭被淫澆灌,同時被幼滑的嫩穴吮吸絞纏,舒服的ANDY幹穴幹的越加勇猛,「騷貨……幹死你……這騷穴這么會吸……今天要把你浪穴裡的淫肏幹……」「啊哈……好……把騷貨的淫肏幹……把騷貨的浪穴幹爛……」淫亂的楚楓拉扯著⾃⼰騷浪的乳頭,失神的雙眸看著天花板,嘴被ANDY幹出了⼝⽔⼝⽔順著嘴流下,在辦公桌上流了漬。

「啊、啊……要到了……被你幹射了……啊啊啊——」楚楓被猛男教練ANDY幹射了三次,到第三次的時候,ANDY終於忍不住想要射精的 快感,從楚楓的菊穴裡抽出,拉起躺在桌上的楚楓。渾的楚楓雙腿發軟,便跪在了地上,趴在了站立著的ANDY胯間。 ANDY順勢捏開楚楓的薄唇,迅速把沾滿楚楓淫屌插進了楚楓的嘴巴,毫不憐惜的直插到底,⼤⿔頭撐開了嬌嫩的喉道,炙熱的⼤⾁進入,便陡然增圈,跳動著眼打開,滾燙的陽精噴湧出——!楚楓跪在地上,被ANDY按在胯下,禁慾了幾天的ANDY這次射的很多,波的陽精,不斷射進楚楓的嘴中,來不及吞咽的部分順著嘴溢出。

楚楓的喉結不斷的抖動,也無法講ANDY過多的精液吞入,過多的精液順著楚楓的嘴淌出,滴落到楚楓胸前淫靡的豔紅⾊⼤乳頭上。

連禁慾了幾天的ANDY在楚楓嘴裡爆漿爆了有五分鐘。楚楓咽下了最後滴精液,把⼤⾁棒含在嘴裡舔舐乾淨,ANDY看著楚楓騷浪的模樣,只發洩過次的陽具急速充,硬了起來。

29層拐辦公室的落地窗外,夜景絢爛。,平裡衣冠楚楚的楚楓楚經理,正渾⾝⾚裸的趴在落地窗前,熨燙的極好的級襯衫此刻正皺巴巴的掛在後。

後肌健碩,⾼⼤的猛男教練ANDY,正拉著他的雙⼿,從後⾯⽤⼤屌肏著他的穴。下班的公司裡空無⼀⼈片,只有窗外的燈光照進昏暗的辦公室內,夜是慾望的狂歡場。楚楓此時淫靡不堪,失神的浪叫不斷,腦裡只有後給予他無上快感的炙熱陽具。寂靜的辦公室內,充斥著啪啪啪啪啪啪的!!!激烈體撞擊聲,噗嗤噗嗤的⼤⾁棒狂肏穴的淫靡聲,還有男粗重的喘息聲。

「嗚……再來……騷穴還要吃精液……啊!……啊!……好猛……騷穴要被磨爛 了……好舒服……啊——」 楚楓平坦的腹上,不斷有頭形狀的凸起,ANDY胯下濃密的陰被楚楓的淫弄的濕漉漉的,屌在嫩的臀間不斷的撞入,被幹的嫣紅的嫩穴,不斷溢出⽩⾊的陽精和滑膩的淫液,咕嘰咕嘰的聲使得兩淫性開,⼤⾁棒在滑膩緊致的嫩穴裡,被吸的咕嗤咕嗤作響,單聽聲就知道穴的吸有多強勁,⽽⼤⾁幹的有多兇猛!楚楓從站著被幹到雙腿無,趴也怕不住,順著玻璃窗滑下,最後只能趴在地上,被ANDY屁股狂肏!「啊……啊、啊……不要……要被⼤⾁棒幹死了……肚裡都是精液……射不進去了……嗯……啊哈……」 正肏的興起的ANDY正趴在楚楓背後,狂猛的抽壓著,楚楓平坦的腹已經被ANDY射入的量陽精,撐的了起來。

楚楓前的莖也已經什麼也射不出來,被插到潮的時候莖脹的疼,卻什麼也射不出來。楚楓肚裡都是ANDY的精液,多的快要溢出來了,ANDY幹穴幹的汗淋漓,脫了濕透的T恤,露出塊的肌,從地上抱起被他幹的癱軟的楚楓,壓在了牆上,抬起了楚楓得條腿,還在跳動的⼤⾁重新肏了進去! 內射的過多精液順著牆壁流了下來,楚楓無的摟著ANDY的脖,渾酸軟的被ANDY壓在牆上,肚裡被ANDY內射的極深的陽精隨著ANDY緩慢的抽送流出。ANDY把楚楓壓在牆上,狠狠的吻著楚楓,唇舌交纏,貪婪的吮吸著楚楓嘴裡的津液。


「唔……哈……嗯……唔……」 楚楓被ANDY壓在牆上架起條腿,脹得疼的莖在ANDY結實的腹肌上摩擦著,胸前被ANDY吃的破乳頭也在ANDY強壯的胸肌上摩擦著,嘴裡被ANDY侵佔著,穴也被ANDY的陽具插在了不能再深的地⽅⽤⼒研磨,腦袋無法思考的楚楓全⾝⼼的享受著ANDY的佔有,閉著眼睛任他侵犯…

………………………


相關商品
G樂福(G-M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