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們那個…一次要多少錢……?」我說得吞吞吐吐,緊張得很。

2019/09/27
請問…你們那個…一次要多少錢……?」我說得吞吞吐吐,緊張得很。
「你們真的是海軍陸戰隊的嗎?」我質疑的問。 「有啊!我們真的有海軍陸戰隊的人啊!你想叫嗎?」 「真的海軍陸戰隊的?!」我像個小孩似的要他不要騙我。

記得那年2009我剛大一的中秋節,我回中部家裡過節,整整三天,我都沒法打手槍,因為我所有的G片、G雜誌都擺在台北租來的房間裡,家裡面沒有任何可以讓我勃起的圖像,再加上家裡人走過來走過去,根本無法有氣氛讓我靜下來自我安慰,所以我積了三天的蛋白質,打算收假回台北之後好好給他打一發。

我一個長相不太帥、身材普通的gay,一個人住在租來的小房間裡,每天上班下班,生活過得規律平常。透過雜誌、網路認識的同志朋友一個見過一個,就是沒有一個兩情相悅的帥哥會留下來在身邊。沒有愛情滋潤也就算了,生理需求總是要靠自己“五個打一個”解決,兩個人可以玩更多花樣的,偏偏我又是每天都會想要發洩的,總是一個人孤單的看著G,想像各種不同的性伴侶,跟自己用不同的姿勢做不同的動作。

好不容易假期結束搭車回到台北,我快步走到車站附近停放機車的地方打算牽了車趕快回住的地方洗澡打手槍,沒想到到停車處我的車子不見蹤影,來來回回巡了好幾趟就是沒有,後來看到地上有粉筆的字跡,才知道車子被拖吊了。

“幹!”我心裡嘴裡不停的咒罵著,真ㄙㄨㄟ。

打去拖吊場確定自己的小車停在那後,我坐計程車過去牽,付了快1000,“幹!”看著收費員愛理不理的表情,實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車牽出來,我一肚子氣,這時看到拖吊場旁邊有個小軍營走出來幾個穿便服的平頭男生,看樣子是剛放假的阿兵哥。其中一個膚色黝黑體格結實健壯,他穿的T-shirt緊緊的貼在他身上襯托出他堅挺的胸肌,當下我口水都快流下來,目不轉睛的看他走過我的眼前。騎上車我賭氣的決定回到住處我要花錢買個壯男來好好玩一玩

很好笑,其中並沒有什麼關連,我卻決定要花這個錢了。每次看報紙翻到分類廣告,偶爾眼睛會停留在那密密麻麻的小啟欄。其中有很多賣A片、G片的、油壓指壓、專門為男士服務的指壓或健身教學,聰明人一看便知賣的是什麼狗肉。

每次看到的時候我總是會掙扎一下,因為我實在很想試試看和一個很壯的肌肉男上床會是什麼樣的滋味,好好撫摸他全身上下每一塊肌肉,體驗緊緊抱住一個肌肉男的感覺。現實生活中我不可能找得到一個這樣條件的lover,因為我不是那樣條件的人,肌肉男自己會挑選肌肉男。

花錢買男人來玩其實就是“嫖妓”,很難聽的字眼,又有道德上的心理壓力,我又不是有錢人,雖然沒問過價錢可是想當然不會多便宜(有時看報紙社會新聞提到萬華西門町公娼流鶯的交易價格才幾百台幣就很羨慕),所以我從來只是想想,不敢真的採取行動。

這次積了這麼多天,又惹得一肚子氣,我竟然就決定要花第一次的這種錢了。我知道現在只要我趕緊打一次手槍就不會再想這件事了,錢就可以省下來,可是我就是逃不過這種誘惑,我很想很想和一個肌肉男做愛

我去買了一份報紙,翻開分類廣告,找到小啟欄,一眼就瞧見大大的“海陸”兩字。

這個廣告我是熟知的,因為之前看報紙都會看見,軍人對我(也許對很多同志都是)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也許是以前在軍中有能看不能碰的誘惑經驗,也或許軍人象徵著一種陽剛氣味,每次看到這個小啟廣告我都會想以後如果哪一天決定要花一次這種錢,這家應該是第一選擇。

我實在天真得可笑,寫海陸難道真的裡面的男人都是海軍陸戰隊的嗎?這只是一個標籤一種象徵吧?!可是和其他家比較起來,我就還是想第一個打這隻電話。

撥下號碼之前,我又掙扎了好一會,不知道“喂”我一聲的會是什麼樣的人。

「喂…」是一個三、四十歲的本省男聲。

「請問…你們那個…一次要多少錢……?」我說得吞吞吐吐,緊張得很。

69一次四仟,10一次五仟」他乾脆的說。

「那一次多久?」我早已經把想問的問題寫好,抄在memo紙上。

「嗯…大概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嗯……」

「你想要什麼樣子的?」他反問我。

「我要體格很好的…有肌肉…」我答得很不好意思。

「我們這每一個體格都很不錯的。」他說話精明又老練。

「你們真的是海軍陸戰隊的嗎?」我質疑的問。

「有啊!我們真的有海軍陸戰隊的人啊!你想叫嗎?

「真的海軍陸戰隊的?!」我像個小孩似的要他不要騙我。

「當然,你要的話我可以幫你連絡。」老闆見生意要上門,開始認真了。

「我想要…體格很好…胸肌很大的…海軍陸戰隊的……」我真貪心。

「好啊,先生貴姓?…你電話給我,我先幫你連絡,等一下回電給你。」

掛完電話,我的心還蹦蹦的跳,知道事情開始要發生了,錢開始要花了。一顆心忽上忽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不該做的事。我從小就是個闖紅燈吐個口香糖都會感到罪惡感的乖寶寶,如今竟然會嘗試著這種禁忌。

過了約15分鐘,電話又響了,老闆又打電話來:「嗨!俊年先生嗎?……我已經幫你連絡好我們師傅(好個專業名詞!)了……我先跟你描述一下他的條件……他20,現役海軍陸戰隊…大概175公分,雖然不是很高,可是他體格很壯、胸肌就是你想要的很大的那種…平頭…沒有戴眼鏡…長得酷酷的ㄡ…」老闆形容得非常詳細。

「嗯……」我感覺到這個應該還不錯,如果一切真都如他所描述的話。

「好吧,就這個……等一下,他是gay?」我突然想到這個重要的問題。

「唉呦!俊年先生,這不重要吧?!」老闆突然跟我要打哈哈。

「怎麼不重要?!」我回他,其實我希望對方是個為了賺錢而下海的異性戀者,因為我還沒有跟straight玩過的經驗,我想異男整體的感覺應該會更陽剛、味道更特別,至少不會有C的成份存在。

「唉呦!俊年先生,你今天叫師傅去為你服務就是要舒服,只要這個師傅他給你的服務你滿意那才是最重要的吧?!他是不是gay只要他能達到你的要求其他的並不重要吧?!是不是?」我說一句,老闆霹靂啪啦說好幾句。

老闆這樣不肯承認他的師傅是不是gay令我意外。後來我想了想,也許是他的客人有些希望師傅是gay有些希望不是,老闆無從得知,便語帶保留,以免客戶退貨,這是我的猜測。

「那他可以……射出來吧?!」我接著又問我抄在memo上的另一個重要的問題。

「唉呦!俊年先生,這也不重要吧?!你找師傅服務最主要你要爽到,師傅有打出來,你也爽不到啊!對不對?重要的是他會幫你做到你想玩到的……」油頭的老闆又開始重複一些廢話。

因為從沒叫過我也不知道,到底這些男人在服務的時候射精是不是必要的過程?

如果不是那我若要求他射會否要加錢?

老闆不肯正面回答射與不射,也許是不想給他的師傅們造成壓力,一切交由各師傅與客戶間協調決定,這又是我的想法。

「好啦好啦……」我不想跟老闆多牽拖,「那就這個了,什麼時候會到?

「嗯……大概一個小時內就會到了,等他到了那路口,他會打回來給我,我再打給你,你再出去接他。」老闆仔細的描述。

等待的一小時內,我坐立難安,很怕來的會是怎樣的人、很怕他是黑道份子反過來威脅我、很怕跟這樣的對象上床我手足無措小底迪臨陣軟弱、很怕來個便宜貨、很怕他不乾淨……我的心緊張又性奮,上網點過來點過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麼。

我一邊緊張一邊想著等會要先做哪個動作?

有哪些姿勢以往只能在G片裡看到現在終於得以實戰練習了?

小底迪很快的翹起來又緊張的縮了回去,如此反覆……

「鈴鈴……」電話突然想起讓我嚇了一跳,我趕緊接起。

「俊年先生,我們師傅已經到了!

巷口離我住的地方只有幾步路,我出門要去接他,一顆心忽上忽下,想著老闆對我所描述的:「平頭,黑色背心,皮膚黑黑的,叫小陳……」

果然我就看見巷口一個人背對著我,眼光左右打轉,真的是短短的平頭、緊身的黑色無袖背心和深色牛仔褲,倒三角的粗壯體格被背心緊貼得更結實,膚色是古銅褐。

我接近他,叫聲:「是小陳嗎?

他轉過頭,看到我,嘴角微微的似有若無的笑了一下,:「對。」我於是領著他,要走回我們即將發生交易的小房間。

背對著他我走著,想著他酷酷有一點點“殺氣”的長相,高挺的胸膛和寬寬的肩膀,那打扮和長相,等會不知道會被怎麼摔過來翻過去,心中七上八下,緊張興奮又不安,又偷偷的暗爽。

進到房間,小陳問我借了電話:「豪哥,我到了……好……再見。」很快的他向老闆、也就是他口中的豪哥交代完畢,轉身就要脫掉他的黑色緊身背心。

「等一下……」我緊張的脫口而出「先不用脫……」小陳於是手放了下來,有點尷尬的看著我。

「你做很久了嗎?」我想要先聊聊,緩和一下陌生的緊張氣氛。「也沒多久……」小陳支吾的回著,並沒告訴我確實的時間。

「那,你們接的客人都是男生多還是女生多?」這是我真很好奇的一個問題。

「會叫我們這種的大概全部都是男生啦!女生不會叫這個吧?!我只有做過一次是一對夫妻的……」

「夫妻?那你要做什麼?

「就我先跟太太做先生在旁邊看,然後先生再加入一起上……」小陳如是說。

「哇……」我聽得頗驚訝,做個吐舌頭的動作。

「你是不是gay?」我大膽的問。

「應該不是吧?(小陳回答時眼光閃爍)「我有女朋友了。」他接著說。

「那你做這個不會很痛苦?

「還好啦!反正賺錢嘛!而且我也不想做太多,一星期頂多讓老闆幫我接兩次而已。」

(!還真是守身如玉,要維持品質。)

「那你和老闆怎麼分?」這我也很好奇。

「就四六了,我六。」小陳回答。

「四六?那一次四千你就拿兩千四?也沒很多啊!」我算著。

「還好啦!我們老闆也要幫我們跟客人接洽、過濾,而且還有被警察抓的風險。」

「那你們老闆有被抓過嘛?」我發現自己真是好奇又多事。

「我不知道。」小陳回答得直接又閃爍。

開始了一問一答後,“場子”漸漸比較“熱”,我倒杯水請他喝,他接下喝了一口。

「那是不是就從大概4點到6點兩個小時?你剛剛進來的時候差不多是4點。」我問他。

「差不多啦,超過一點點也沒關係,有些客人玩玩一個小時也差不多了。」

一個小時?!我心想,這麼貴的鐘點費又好不容易才玩一次,怎麼可能不撐到足足兩個小時呢?我今天一定要給他玩夠本。

「我可以摸摸你的身體嗎?」我開始要開動,問了一個明知故問的白癡問題。

小陳笑了笑,伸手抓住我的手,往他的胸肌貼去。

雖然隔著背心,我還是可以感覺到他胸膛的體溫,褐色的皮膚如此陽光健康,和他比起來我實在是一隻白斬雞。

………………………..

他抓住我的手,左胸摸摸移轉到右胸再摸摸,他的胸肌實在是又大又厚,堅挺而有彈性。

「你真的是海軍陸戰隊的嗎?」我又開始發問。

(事後想想還真是多此一問,他即始不是也不會承認,畢竟廣告上打的是海陸的招牌。

又想到一般異性戀男客好像也特別喜歡空姊或模特兒或護士的兼職,實際上當事人是不是大家心裡有數。)

「是啊,我還是兩棲蛙人部隊的,剛放假出來…」小陳回答,邊說他邊把口袋裡的軍人證拿給我看,彷彿是要證明他的所言不虛。

「哇!你真的是正港的蛙人耶,不簡單耶……」看著照片中那顆大光頭,我忽然發現原來光頭的頭型也能讓人看起來更有性格!

我邊說邊把頭貼近他的胸膛,想要聞聞他身上是否有股特別的男性氣味。

鼻子裡聞到的是一股男人野性的味道。一些些汗臭味混合著陽光日曬的濃烈氣味,反而變化成致命的「男人香」。

我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好像飄出了身體,心緒再也無法集中了;心口急速跳動的脈搏越來越劇烈,身體也越來越熱,就好像置身在火爐當中,下體硬挷梆地脹得難受,令人口乾舌燥、血脈賁張。

「你要先洗嗎?」小陳說道。

「嗯…好啊…要洗我們一起洗吧…這樣比較快…」我強自打起精神,一股腦兒慾火焚

身,提出了跟他一起洗「戰鬥澡」的主意。「嗯…好啊…沒問題呀。」小陳爽快地應達道。或許是他在軍中和同袍弟兄都是這樣一起洗,反倒覺得沒什麼。

說著,小陳反倒是爽快地褪去身上的衣物,只留下一件貼身的短褲。像是要證明他是正港的兩棲蛙人似的,短褲上「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部隊」和「永遠忠誠」的兩排字樣,在在都說明小陳果然是正宗蛙人出身,童叟無欺,絕無虛假!

雖然剛剛透過背心感受過他的肌肉律動,但從沒想過他脫掉衣服之後,卻是更讓我驚艷!

在這之前,我只是想像著他的胴體,可是顯然我的想像力還是有夠欠缺;他的身體曲線宛然,就像是古代希臘雕塑般那樣動人、誘惑人心;飽滿鼓突的兩大塊胸肌,六塊壘實的腹肌,兩臂的肌肉青筋纏繞,被這樣有力而強健的手臂抱著一定很幸福

吧。尤其是他那兩支大腿像是樹幹般粗壯有力,鼓突著軍中嚴格訓練得來的強健肌肉,就連職業足球隊員恐怕都要自嘆不如!

再往下看,他的公狗腰窄而結實,可以想見他的腰力一定很夠力!至於他圓而翹的臀部卻像是兩個圓滿而漂亮的圓弧向外伸展,我敢說在那上面一定可以放滿一托盤的碟子,那兩團飽滿而挺翹肉臀就是在求別人好好給他操上一頓般那樣誘惑著我慾火焚身的色心。

「進來啊?你不是要一起洗嗎?」低沉好聽的嗓音打醒了我的春夢,小陳從浴室裡探出頭來,招呼著我。

「喔…就進去了…等我一下…」我俐落地脫去身上的衣物,趕緊進去好好吃幾口冰淇淋。

一進到浴室間內,就看到小陳正在地板上不知在弄些什麼,好像是在弄些軟墊吧。

「來,俊年先生,我先幫你堆拿…」指著地板上的軟墊,他示意我躺上去。

「不要叫我俊年先生,那多生外,我只比你大幾歲,叫我俊哥或是俊年都可以

啦。」我依照他的指示背對著他躺了上去,嘴裡還不忘提醒他我們之間的歲數沒差多少。

「嗯,俊哥,我先幫你舒緩一下肌肉…你試試我的手藝怎樣?」說著,他倒了一些香精油在我的背上,跪坐在我的大腿間,開始幫我指壓按摩。

香精油混合著不知名液體(後來我才知道是潤滑劑,大概是為了方便貼緊我的背部做運動吧)流滿了我的背上,小陳裝模作樣地按摩了一陣子,慢慢將他健美壯碩的胸膛緊貼著我的背上,用他那賁起的胸肌與腹肌,前後左右地滑動著他的肌肉開始幫我「按摩」。

香精油的芳香味與滑嫩濡滿兩個人碩壯的身軀,年輕的肉體正值結實和美麗的花樣年華,當滑潤的油液交互在兩人上下滑動的肉體與肉體之間時,慾的火花頓時燃起,一發不可收拾!

我轉過身子,輕輕撫摸著小陳經歷過兩棲蛙人訓練而鍛鍊出來的壯碩胸膛;我的雙手游移貼近在他剛滿二十歲誘人的健美胴體上,盡情享受眼前這個酷勁十足的原住民小夥子的身體,手裡罕有的肌肉律動在在說明他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蛙人」勒。

小陳似乎也陷入慾望的火苗之中,任由我全身上下,輕柔地觸動著他健美挺拔的身軀。

男性的胴體,是一種健康性感的至美表徵;尤其那種經歷過流血流汗所淬煉出來的陽剛男體,那骨子裡帶著桀鶩與剽悍氣息的鐵漢身軀,更是能帶起男人血裡深藏著的征服欲,讓人有一股非要征服不可的強烈渇望!

小陳緊閉著雙眼,似陶醉又似逃避的將我擁入懷裡,兩人濕滑的肉身一時之間貼得密緊。

這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異性戀男子啊!金錢的壓力屈辱著他剛強的意志,男人的本性驅動著他的本能,讓他無法自拔的陷入濃烈慾火的陷阱之中。

我迎出雙手,緊緊環抱住小陳堅細有緻的腰身,他的腰身完美得沒有一絲贅肉,堅實的倒三角形肌身,更是不折不扣的壯男身段!

真不愧是擁有著「鐵漢中的鐵漢」美譽之稱的海陸兩棲蛙人健兒,果然是「男人中的男人」,讓我不可自拔地深深迷戀在他堅實健碩的男性胴體上。

我環抱起他的腰身,吃力地將他抱了起來,推著他往外走去。

望著床鋪上那幅彪壯剽悍的男體春宮圖,我想是我該好好「大快朵頤」一番的時候到了!

我緩緩地貼近小陳豐厚的胸膛,感受著他逐漸急促的心跳與強烈的肌肉觸動。我隱隱聞到一股來自小陳褪去軍服後的阿兵哥味道,我實在愛極了這種極具男體陽剛魅力的味道!對我而言,那簡直是「罌粟」的味道,挑逗著自己犯罪與刺激性愛情愫的味道。

迥異於女人纖細有緻的肌膚,男人狂野賁起而堅實的肌肉又何嘗不是令人迷醉的性愛泉源?我靜靜地端視他那具如雕像般完美的赤裸身軀。在一室微弱的流光下,映著誘惑人的古銅色胴體。

小陳的肉體,在微醺的燈光下散發著誘惑的亮光,豐厚結實的胸膛,翹挺飽滿的圓臀,以及佈滿性感細毛的大腿,真是動人的鐵漢之軀,像是宿醉般奔放出令人陶醉的性感之光!

我的心燄熱得快要燒焦,那股濃烈的慾火幾乎要將我焚燒殆盡;我瘋狂地扯開小陳身上唯一的遮蔽物,那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迷彩褲被我狂猛的撕開,一股直接而猛烈的顫動直衝我而來,……是那一柱擎天的火熱莖體!

一具健康鮮美的蛙人胴體就這樣展現在我的眼前!

光滑結實的古銅色膚色鋪滿了他的全身,整個胸部恰如其分地如溝渠般分出兩大塊堅挺厚實的胸肌,伴隨他的鼻息,規律地起伏著。

腹部又彷若經過米開朗基羅的巧手精雕過地展現出六塊稜角分明的腹肌。強健有力的雙腿,散發出惹火的騷動律感,手臂渾厚的三角肌,凹凸有致地顯現出蛙人的強健和爆發力。

更讓人驚歎的,是那昂然的性器宛如翱翔九天的神龍般趾高氣昂,幾乎要將整個屋頂給刺破了,昂然的姿態流溢新鮮而熱騰騰的淫汁,激揚炙熱的曖昧氣味充斥在整個房間裡。

我擈向去,尋找那我日夜思懷的健美男體。

我和小陳瘋狂地裸裎相擁在我的床鋪上,像是跨進性愛的洪流之中,天旋地轉般相互緊擁著。

我們倆堅實的肉身緊密的貼在彼此的胴體上,身下火熱的慾望彼此相抵,就像兩支利劍般直接而狂烈的反應出自己狂熱的慾望!

我抱得更緊。初次體驗到蛙人強健有力的肌肉,我越發捨不得這樣堅實的肉體,品聞著小陳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體味,我的慾火越來旺,好想好好操翻這具陽剛健美的肉體。「我可以吻你嗎?」我像是青澀的新手,開口向他索吻。(俗話說,演什麼像什麼,這才是演員的「王道」啊。)

「嗯……可以啊,…」他考慮了會,有點遲疑地回應。

藉由濕滑淋漓的汗水,搓滑兩個人越發雄健堅實的肉體;我們先是互相舔咬著對方的耳朵,柔軟性感的耳垂像是性愛的原動力,激發出彼此深切的渴望。

藉助著彼此互咬耳垂的相擁,我們進一步激起狂熱的摟抱、滾燙的唇吻。

唇,就像是我們之間欲愛的燃點,奔發著一團濃烈渴望的慾火。

我已然不由自主地貼向小陳剛毅性感的嘴唇,四片紅潤的厚唇頓時交纏在一起,燒出一片火紅。

男人的唇,剛勁厚實、性感有勁,吻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尤其像小陳這樣陽剛的粗豪男子,更讓我興致昂然。或許是吃不到就是最好的,異男的熱吻,向來是同志的最愛。

小陳似乎也陷入慾望的漩渦,他緊靠著我的肩膀,熱烈地回應我給他的熱吻。

我想他應該屬於那種「具有潛質,有待開發」的雙性戀吧,看他吻得這麼深情忘我,我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我買他,還是他買我?

我的舌頭在他的嘴裡吮轉了許久,畢竟這樣優質的蛙人健兒,可不是平時說吻就能吻到的!

慢慢的,或許是心理因素,我發現原來異男的吻,到底還是有股特別的味道。

像是被海水沖刷過的味道,那種帶著狂野陽光的鹹濕味,更是令人昏醉,回味無窮。

我們彼此吮吸,卻越發感到飢渴。

我舔吸著他的下巴,然後沿著他媲美摔角選手般的粗壯脖頸一路吻到他的肩膀,我將他的雙臂往上推去,熱切的舔舐著他腋下有如黑森林的性感草原,品聞著他每天接受強悍軍事訓練後所流溢出來的特殊體味。

即使以小陳這樣剽悍雄健的蛙人身軀,也受不住我捉住他性感帶的弱點;他激烈的扭動身子,發出輕笑聲與呻吟,身體強烈的顫動彷彿是在告訴我他現在的感覺有多激動、愉悅!

我緩慢的往下移動,把他的兩顆乳頭吸吮得堅挺了起來;小陳的乳頭黝黑發亮,在一身古銅色肌膚的魁梧身軀上看起來豪不起眼,但卻是攻擊這名忠誠剽悍的兩棲蛙人戰士的最大弱點。

「啊……啊……」我吮含這硬挺的乳粒,狂恣的享受這可口的果實。小陳受不了性感

帶被強制攻擊的苦果,接連發出帶著狂野陽剛風味的雄性嘶喊聲。

原本硬挺的乳粒在我的口中越發展現出它們勃發的英姿,等到兩顆乳頭都如泡水的葡萄乾烏黑濕溽之後,我抬起頭,這才發現小陳壯碩的胸脯居然被我「吸乳」吸到在做「彈跳運動」勒。

那兩塊連健身教練都自嘆不如的雄偉胸塊,卻因為主人受不住這樣高超的技巧而發出激情的吶喊,正上下一跳一跳地「跳舞」著,隱隱約約地正和他主人激情的顫動相互輝映著勒。

(沒辦法,誰叫我親自下海玩過這麼多次,就是老手也受不住。更何況我特喜歡找處男當演員,這些連男女情事都沒嘗過的青澀處男又怎能敵得過我高超的性技巧呢?)

「哇勒…你這個蛙人也太沒凍頭(台語:『耐力』的意思)了,這樣就爽到叫?!」

我促狹地取笑道。

「你…太厲害囉,我以前的人客(台語:『客人』的意思)都沒這樣吸得我這麼爽過…」小陳大口喘氣地回道。(哦,好像演得太過火了,矜持!把住!我演的可是第一次花錢買男人的角色,哪會這麼利害勒?!沒辦法…誰叫眼前這個蛙人部隊來的男優這麼可口又迷人,簡直是極品中的極品!害得我不「放手一博」也不行!)

剛才還熱情地舔吮著,現在我卻毫不留戀的放開。我抬起身子,凝視著小陳欲求不滿、稜線分明的酷勁臉龐,「你要學會適當的忍耐,還有…自己做!」我殘忍的說道。

(開玩笑,我是花錢給自己爽的,可不是來幫別人爽的。)

小陳望著自己那因為充滿期待而彈跳著的昂然陽莖,從未受過如此刺激的他,開口早已滲出不少滑膩的液體來!

牽起他微顫的手,我引導他握住自己的碩大,上下緩緩地搓揉,「對,就是這樣…像你平常一樣那樣手淫,對…不要害羞,看著我,眼神要夠,…就像是你看的A片女主角,對,……,很好,…就是要這麼淫蕩的眼神…」

看著英挺驃悍的蛙人鐵漢搓揉著自己的「槍枝」,那幅令人口乾舌燥、慾火焚身的狂野春宮圖,我看沒多少同志有那個耐力忍下去吧!

「嗚啊…啊……,啊!」本來早已腫脹不堪的柱狀體在自己搓揉挑逗下,變得益加勃發而粗大,沒多久,剽悍的戰士發出激烈的喘息與呻吟;他再也忍受不住,極欲宣洩他的慾望……

我當然不可能讓好戲這麼快就結束的哩。我適時的掐住他極欲發洩的男根,「嗚啊……」蛙人戰士因受到阻礙而發出弓起身子,大口喘氣著。「再做一次!」我殘忍的說道,兩支手指更加緊密堵住他的前端,讓他無法順利發洩。「剛才是我引導你做出的動作,現在,我要你在我的眼前真正地『手淫』給我看,」我無情地用手指狎玩著他光滑圓潤的龜頭,「記住,如果我不滿意的話,是不可能讓你射精的!」

小陳無奈的跪坐在床鋪上,但他還是依照客人的吩咐,一上一下,按著剛才的節奏,規律而緩慢地幫自己手淫!一開始,這個淳樸剛毅的小夥子還有些矜持,雖說做這行也有一段時間了(劇情是這樣啦,可實際上他可是第一次領略男男性愛的菜鳥哩~~),但他還是放不開第一次在別人面前「真槍實彈」的幫自己打槍。

可對我來說,這卻是難得一見、媲美G片場景的激情畫面!我好整以暇地坐在床頭櫃上,愜意的欣賞這難得的美景。

我的雞巴卻受不了這樣火熱的刺激而抬頭挺胸,一次又一次視覺上的震撼感受,讓我的陰莖迅速勃起變得更加粗大炙熱,幾乎達到頂天立地的地步!

就像是有一小撮火苗在我的體內燃起火焰,漸漸地,星火燎原而成為一團團雄烈而強勢的慾火,在我的身子裡大肆流竄,幾乎要將我燃燒殆盡!

我也跟著這個健康彪壯的小蛙兵打起手槍,直欲宣洩我體內強烈的慾火!漸漸的,光是五根手指已經無法滿足我的欲求,那股昂然的慾火弄得我的鼠蹊部直脹得難受。

我望向小陳經由軍事訓練洗禮淬煉而成的壯碩胴體,我渇望更多……

「跪臥挺腹,預備,一上二下,一!」我像是軍中的教官,對著這忠誠驍勇的海陸健兒,發出我夢寐已久的命令!

或許是在軍中摜於接受口令的習慣,小陳豪不猶豫地展現出他歷經軍事體能操練後所鍛鍊出來的完美體態!

他的身體因為弓起身子,使得身體的曲線顯得益加惹火、完美。

如拱橋般呈現圓弧形狀的健美曲線,將小陳的每個肌肉部位都緊繃了起來;如鋼鐵般壘起結實的腹部、強健粗壯的大腿肌肉,每一條肌肉線條都真實的呈現在我的面前,散發著特種戰士最豪邁剛強的驍勇氣息,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股澎湃熱血的在內心深處迴盪!

連我也深深被小陳所展現的強健身軀和陽剛氣息給感染了!用血汗捍衛著家園,用意志堅守著職責,海陸兩棲健兒!這群好男兒真是硬是要得!

如果不是那支原汁鮮美的大肉棒正顫巍巍向我打著招呼,我幾乎要以為這裡就是海陸兩棲偵蒐大隊的營區了;而我就是那主宰著阿兵哥「生殺大權」的長官了!

我走向前探手抓去,「嗯,真是超有肉感的…,真像是一支肉質鮮美、營養可口的士林大香腸,…」我小心翼翼地檢查小蛙兵身上的「裝備」,如我所預期的,這絕對是一支能配得上他的「好槍」!

沒有一般男男小說動輒八吋、十吋長的堅強長度,也沒有粗到可以媲美虎鞭、馬鞭的粗壯寬度,那是一根實實在在,卻是極具引人遐想,會讓所有女人幸福、所有「底迪」爽翻天的好肉棒!

大概有1617公分的長度吧,至少我的手掌握起來滿滿地還有一小截在外面。整個手心都是飽滿溫暖的感覺,青筋環繞的莖幹一顫一顫地正展現它的爆發力與堅韌度,讓人不由得想要把它放入口中好好品嚐一番!

我拿起擺在旁邊早已預備許久的那罐潤滑液,像是替711的大亨堡淋上鮮美的醬汁,將那透明的液體淋滿小陳整個胯間與胸部,準備好好地大快朵頤一番了!我先是對準小陳壯碩的胸脯將雙手整個按上去,哦,還不錯,果然訓練很得精實,鋼鐵的身驅聞風不動,絲毫沒有因為我的壓力而有所晃動!

兩隻手順著胸部的溝線緩慢地愛撫著,我靜靜的享受這難得的一刻!這是我夢寐以求的珍貴時刻,我從小時候,就一直引頸盼望能夠有一天像此時此刻這樣任意蹂躪、愛撫蛙人彪悍強健的肉體!

一歨歨的,藉由著滑濕的潤滑液,我搓動撫摸著這具青春洋溢的陽剛男體,胸部、腹肌、胯間,一直到那強健的大腿,每撫摸一個地方,都讓小陳有著一股深深的觸動,火熱的慾望從胯間直衝腦門,原本勃發的男性陽物越發鮮潤欲滴,直挺挺的緊貼著腹部。

我的心,像是被小陳那似熱火般的胴體焚燒著,正散發著一團烈燒的慾火;我已然不由自主地貼向小陳的胯間,炙熱的果實,已然吞入口中!那是我目前為止品嚐過最棒的一支肉槍,真是件惹火誘人的致命武器啊!小陳的那根陽具肉色褐紅,肉質厚實,既粗大,又飽滿,含在嘴裡簡直是在品味一根鮮美多汁的大香腸,令人愛不釋「口」!

我迫不及待地展現我最佳的技巧,把以往從G片裡看過的技巧,好好利用一番!我伸出舌頭,舔舐著從他馬眼裡淌流出來帶著點鹹味的汁液,甚至把舌頭從那小縫裡鑽去。我含著眼前這個剽悍蛙人因激動亢奮而流出來的淫水,一口口啃遍整個雞巴,然後用舌尖輕舔著龜頭下的稜溝,一圈圈順著龜頭打圈圈。

「啊…嗚啊…啊……啊!」那裡非常敏感,小陳似乎也被我的口技所征服,發出激昂狂野的呻吟!啊,天啦,我都差點出來了!真是太讓人興奮了!我從來沒聽過這麼有野性風味的呻吟聲,宛如春藥般讓我發熱發狂,我幾乎要把我的肉槍直接插了進去,把這個小蛙兵肏翻天!

受不了這樣亢奮的刺激,看了看時間,我想,我可以先替我那強壯的肉棒找個舒服的地方,好好發洩一下,免得還不到兩個小時就「鳴金收兵」了!

我翻過身子到了另一頭,將我那昂然的肉槍抵住小陳的雙唇,準備破關而入,大肆擄掠一番!

我將那男性的春水塗滿了小陳豐厚性感的雙唇,沿著嘴唇的形狀繞了好幾圈,濃烈的腥味讓他皺緊了眉頭!

我握著我巨大的陰莖,這大概也是我全身上下唯一引以為豪的地方了吧。我把身子欠身向前,把我那硬如鐵石的陰莖一歨歨叩關而入。

突然地,一陣濕滑溫暖的感覺攫取了我的心;我終於打開了關口,將我的大屌直插入這個剽悍蛙人的嘴裡,一吋一吋地往裡更加深入,直到小陳將我整支莖幹緊緊地含入口中。

「啊,哇操,小蛙兵,吸我的屌,用力的吸!」我退了開來,好讓這個勇猛驃悍的蛙人健兒好好為我口交!

維持著跪握挺腹的蛙操姿勢,小陳無法使用雙手固定陰莖,只能艱難地用嘴巴幫我口交。

小陳伸出舌尖像刷鍋子般繞著我的龜頭舔了好幾次,把那裡舔得又濕又滑,整個龜頭被吹得像個大草菇般脹得又大又亮!

我的馬眼被刺激得不住地由那裡淌流出大量的淫水,被這個英挺彪壯的蛙兵小夥子給整個舔得乾乾淨淨,一股腦兒都吞了進去。然後他順著莖幹往上,含了口又吐掉,一次又一次地用他生嫩的技巧刺激著我的性感帶。i

「啊…哼哇……就是這樣,很好,舔深一點!啊…好舒服……」一股強烈的刺激感從龜頭直衝到腦門,以我的定力,也被這樣生硬的口技給深深地震撼住了! 小陳的口交,雖然不像以往招募而來的男優那樣出色,可是也正因為這樣粗糙的觸感,生嫩的技巧,以及那幅陽剛健美的活春宮圖,讓我深深迷醉其中而無法自拔。

「我操你的嘴巴,操到整根都到你的喉攏裡,操死你這個…這個欠肏的蛙兵,啊,好爽…就是這樣…啊…」我把小陳的嘴當作女人的陰道,用力的猛幹他的嘴巴。起初我只是緩緩地輕觸他的喉頭,漸漸地,慾火越來越旺,我忍不住衝刺了起來!我的雙手搭著蛙兵精壯強健的胸膛,一陣陣的美麗觸感讓我不由得上下其手:我的雞巴也不得閑,使勁地操弄著小陳的嘴巴。

我的睪丸不住地撞擊他的下巴,堅硬的陰莖不停的一進一出滑入他的唇間,不停地直塞入他的喉嚨裡,簡直像根鐵鎚般打進他的嘴裡。「啊……啊!啊!」我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呻吟的叫聲也越來越大,頭猛烈地左右搖晃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如浪潮般向我襲來,我的身體也因為強烈的快感而抖動著。

「啊……啊!啊!好爽…我要射了…射了…」我發出極度快感的號叫,整個身子不住地強烈顫抖著,我的頭猛地向後昂起,兩條大腿夾緊了小陳的頭部,不住地抖動著。倏地,精液迸射了出來,一道道滾燙的液體強而有力的射入剽悍蛙兵的喉嘴裡,直到嘴巴再也容納不下而流溢出來。

這真是我有史以來最猛烈的高潮!把我禁欲三天所存放的精液都給了這個英挺酷勁的蛙人小夥子,我真的沒想過我居然能射得這麼多、這麼強、這麼濃! 難怪小陳之

前說有客人不到一小時就「玩完」了。有這麼靚、這麼壯碩的蛙人替自己口交,難怪不到一小時就丟精了!

我喘息平復之後,我跪坐在小陳的身邊,手裡握著我慢慢消腫的陰莖。我用龜頭將小陳嘴邊流溢出來的精液給塗抹開來,塗滿他酷勁十足的黝黑臉龐。 而小陳卻是用一種非常奇異的眼神注視著我。接下來卻是一段尷尬的沉默。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該些什麼才好,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找男人,而小陳他或許是等著我付錢了事吧。

我正想要開口打破沉默,舒緩一下這沉悶的氣氛。

驀然地,小陳開口說道:「我聽說男人的屁眼比起女人的陰道要緊得多。」

聞言,我愣了一下。他繼續說道:「也許哪一天我可以證明給你看,哦,我是說…」

他突然支支吾吾了起來,「嗯,我是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可以交個朋

友。」

我笑了起來。當然,能夠與這樣陽光剽悍的蛙人鐵漢做「朋友」,說實在的,真的很不錯!

一個月後。

依舊是人潮為患的海陸兩棲偵蒐大隊營區門口,放假的阿兵哥一窩蜂地向外逃離這個限制他們自由的地獄。

我佇立在營區門口靜候著。

一個個精壯驃悍的海陸蛙人弟兄快歨走向營外,呼吸睽違已久的自由空氣。

營區外熱鬧如昔,不少女孩子引頸期盼能夠早日見到多日不見的男朋友。

驀然,一道熟悉的人影映入我的眼簾。我的嘴角不由得揚了起來,快歨走向前去。

「嗨,先生,請問需要男師幫你指壓服務嗎?」


相關商品
G樂福(G-MART)